文學保存期限要如何制定?(啊 我買的魔法CoCo今天到期了 Orz)

 

 

為什麼會想到這個問題呢? 其實這是一個很基本卻重要的問題  先想想看 何謂一流文學作品? 要如何定義一流的文學作品  我有一套完整的看法 不過 詳細的以後再說吧  桂冠世界文學名著每一本 前面都有一篇他們的選材標準  也就是他們如何選擇所謂的“世界文學名著” 裡面提到好幾派的觀點  我今天不想要介入這個複雜的問題 我想說的是  什麼樣的文學作品 它能被比較多的人理解與認同“比較久”

 

我大概說一下我的看法好了 我認為一流的文學作品應該要有4點-藝術性 普世性 時代性 流傳性  符合愈多 愈是優良的作品 藝術性是包含最多 最重要的  包括創新 技巧…… 其他3點都和字面上一樣

 

古希臘詩人荷馬的長詩“伊利亞德”(就是木馬屠城計啦 特洛依戰爭)  距今2000多年 但是仍然能被人理解稱讚 為什麼呢?

 

文學的時效性到底怎麼計算? 我認為 單純來看  有2個關鍵中的關鍵因素-時間與翻譯

 

先回憶一件一年級發生的事吧 有一天 黃厚撰又在誇耀他的國樂(他是吹笛子的) “梁祝真是好音樂” 這時 劉瘋瘋就說 “那個是現代人寫的曲子 以前的人的感情和現在人表達不一樣”

 

這句話基本上是正確的 至少音樂上如此 有人聽過編磬的演奏嗎?一點感覺都沒有 這周代的樂器 如今只剩下型式  日本好像也保存了中國唐代或隋代的舞蹈 我之前看過演出  如今真的只剩型式了 藝術價值喪失了 完全不知道有何意義

 

文學上也是如此 時間與翻譯 是阻礙了解最重要的2個障礙  無法理解某個時代的歷史 就不容易欣賞那個時代的作品  不同的語言文字 更是阻礙了解溝通 2個因素加在一起威力加乘  更恐怖 所以作品想要能流傳久遠 最好要能避免這2樣

 

要如何避免“時間”“時代”問題? 好的作品通常能反映出時代問題  也就是作者的當代問題 例如“孫子兵法”   講的全部都是當代(春秋時代)問題 用的全部是春秋時代的言語  但是它之所以能流傳到現在還有價值 完全不是靠歷史價值  而是靠它的“普世性” 也就是怎麼解釋都說得通   它不管用在軍事 商業 體育 人際關係…… 什麼都能解釋   當然它不算文學作品 不過如果是文學作品  那它的藝術性應該是裡面的戰略 創新的戰略是它最大的價值

 

所以 要避免不同時代的人無法理解 並不是不能寫自己時代的問題  而是要寫自己時代的普世問題 某些問題是每一時代都有  卻又一樣難以解決 例如戰爭問題 從“伊利亞德”打到“靜靜的頓河”  相信未來還是會一直打下去 但是伊利亞德的戰爭型態   和靜靜的頓河的戰爭就不一樣 這就是文學家應該反映的時代性 

 

但戰爭這個普世問題 卻是一樣的 其他比較重要的普世問題還有  社會問題 愛情問題…… 這些問題不同時代有不同的面相 但基本問題是同一個類型的 不同時代的人雖然不能了解其他時代的樣貌  卻能類推自己的時代 對比自己時代的樣貌 建立自己的想像  做到這點 也就消除了時代的隔閡 

 

要如何解決不同語言的翻譯問題呢? 先說語言表達吧  文字的形音義是每一種語言文字必有的 哪一個最容易翻譯?當然是義 經過翻譯後 大部分文字語言的字形和字義  都會消失不見 無法表達 可是義是唯一能表達的 因此以義取勝的作品 就會比以形或音取勝的作品更能被翻譯  換句話說 更能被不同語言文字的使用者理解

 

以詩來說 一般來說 詩是最難表達與翻譯的 也最難被理解  詩有各式各樣不同的派別 但英國浪漫派是最能被世界各地理解的  拜倫的詩 雪萊的詩 濟慈的詩 流傳到中文還有價值  靠的並不是押韻 也不是句型格式 而是內容

 

浪漫派最善長描寫的 主要是愛情和政治諷刺   說白一點吧 拜倫的情人 雪萊的情人早就死光光了   那個時代的政治和現在也是一點關係都沒有  為什麼還能被現在這麼多人理解接受? 因為現在我們面對的問題  和那個時代的英國 並沒有多大的不同 失戀會難過 被愛會快樂  政客的自私自利 政府的缺陷 貪污醜聞 一點都沒有不一樣  這才是浪漫派詩人能突破國境 超級時代 最重要的理由

 

那不是浪漫派 難道就不能流傳了嗎? 當然不是  先舉一個反例吧 法國象徵派的詩人馬拉美 專長是矇矓的文字   以音律和字的多義取勝 可想而知 他的詩經過翻譯  會變成什麼德性 就算是法國人都不容易看懂了 何況別國不同時代的人

 

而且重要的是 字的形音義都會隨時代而變 例如中國  現在和唐代 唐代和漢代 字形有差別 發音變化更大  相比之下 義最容易看懂 而且也最容易被翻譯(例如古今達人的用法 己達達人 通達之人 專家 很容易解釋差別)

 

象徵派最大的優勢與特色 就是它的“氣氛” 通常的狀況是  “浪漫派有佳句 象徵派有好詩” 浪漫派靠的是佳句的累積  愈好的詩就是愈多句佳句 所以浪漫派的詩 很少有人會記得整首的  大多都是記得幾句佳句 什麼“冬天來了 春天還會遠嗎?”“美即是真 真即是美” “當初我倆分別 只有沉默和眼淚”

 

象徵派絕大部分靠的是營造一種氣氛 讓你讀著讀著  不知不覺就陷入作者的情緒裡去 而不是靠幾句震撼人心的金句  有人爭論說 好的詩應該是整首好(好詩)還是只有佳句好(好句)  這就是我的回答

 

所以波特萊爾是法國最後的浪漫派 前幾個象徵派 與現代派的祖先  他的詩能被世界接受 就是綜合了以上各派的優點  象徵派另外幾位有名的詩人 魏倫 和我感性上最喜歡的韓波(現在知道為什麼是感性上了吧) 在翻譯上都比馬拉美要容易

 

法國詩人梵樂希認為 波特萊爾有3種可能的發展  分別被這3位詩人表達到了極致   魏倫繼承的是親密與神秘感 肉感熱忱的模糊混合  馬拉美則是形式 純粹與完美的技巧  韓波發展的是狂熱 激發的激情與感覺間的和諧呼應

 

換句話說 詩的內容氣氛才是能否流傳於時間與空間 最有用的關鍵  型式技巧 就是押韻句型格式詩體這些 根本無助反而有反效果  小說也一樣 內容最重要 不過技巧與句型卻不像詩那般沒用  例如尤里西斯裡面有名的一段 全都是短句 沒有標點符號  相信大多數語言文字的使用者 應該都能體會吧(或都不能體會……)

 

最後 感謝小島同學一次留了那麼多篇留言 讓我在回應中恢復了失去10幾天的寫文能力 然後 就一次寫了2200多字的文學文出來了…….還頗恐怖的 XD 寫之前想都沒想到會這麼長 大概是太久沒寫了吧 一次寫出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網路艦長日誌 的頭像
網路艦長日誌

重重雷區的網路艦長日誌

網路艦長日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