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三的網誌出了一篇相當深奧的東西 講到尼采的一個故事
“上帝已死” 上帝已經被我們殺掉 腐爛了
不過那不是重點 重點是 講出這話的是一個瘋子

之後我會轉來2篇很長的文章 是由一位大概要申請歷史系的朋友
整理出來的申請報告 一篇講到中國歷史上14次的人口滅殺
一篇是名著“萬曆十五年”的心得報告

為什麼突然有感而發呢? 因為最近部落客大串聯 搶救樂生
其實關於樂生我幾乎什都沒看 只看過米果和某人的網誌說法
所以觀點其實相當單一 不可盡信 但不論如何 既然這個運動發生了
就一定有意義 我要不要講講樂生案的社會意義? 很簡單

2次大戰後有個牧師Martin Niemoeller為了紀念寫詩:

當納粹對付共產黨,我不發一言;因為我不是共產黨員。
當他們對付社會民主黨,我不發一語;因為我不是社會民主黨員。
他們對付工會,我沒有抗議;因為我不是工會會員。
當他們對付猶太人,我沒有反對;因為我不是猶太人。
當他們對付我,已無人能為我仗義執言。

我想一點象徵都沒有 應該很好懂吧

不論背後有什麼陰謀 算計 我最看不慣的是 台灣人太喜歡陰謀論了
什麼事都要先想有什麼陰謀 一切都先看動機 如果覺得你動機不純
後面做什麼都不對 也因此意識形態和帽子一戴 什麼都是廢話
就算人家有陰謀 如果他做的事是對的 又如何?

為什麼講到瘋子呢? 普希金寫過首詩 “詩人和群氓”
大概在講聰明的詩人和笨蛋的大眾 對比阿三那篇 也是被大眾以為的瘋子
其實卻是先知 看出眾人看不出 或是不願面對的真相
卻沒人理他甚至迫害他 因為大眾不想聽到真話 要死也要死的不知道
以為閉眼睛遮耳朵什麼都看不到聽不到 就沒事了

想起高爾的紀錄片 “不願面對的真相” 雖然我沒看過

大眾總是會找裡由為自己解釋 先知總是會被打壓 因為他們講出
不願面對的真相 任何時代 大眾和先知的比例多半是固定的
悲劇也是一而再重演

張系國前幾天寫了一篇 講到2次大戰 納粹掌權不是一天兩天
猶太人被迫害也不是一天兩天 那有跡可循時 為什麼猶太人不趕快逃走
還傻傻的等到被丟進毒氣室?

因為人會選擇對自己有利的解釋 相信自己什麼都不會發生
反而去把講出危機的先知封口 瘋子和天才只是一線之隔
其實是最厲害的天才 通常會被當成瘋子 跟真正的瘋子搞混

所以 當大眾的我們 是否在聽到不一樣想法時 先寧可信其有
再去驗證真假呢? 畢竟 瘋子裡有先知 寧可錯放100 不可錯殺1人

好了 為什麼提到萬曆十五年? 因為如果改幾個字 你會發現
歷史是一直重複循環的……如果你看到這位朋友的報告裡 某些句子時
會心一笑 那我想我轉文就是值得的

其實正常與不正常的分別就是多少 瘋子或不是瘋子怎麼分?
很簡單 多數不瘋叫正常 少數不一樣的是瘋子 所以如果全人類都變喪屍?
那你就是怪物 他們喪屍才是正常人 同理 大家都是瘋子的時候
瘋子不就變大眾 正常人了嗎? 這是瘋子與主流對抗最終極的目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網路艦長日誌 的頭像
網路艦長日誌

重重雷區的網路艦長日誌

網路艦長日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