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詩:四方盒子分為5節 第1節乍看十分普通 沒什麼預警繼續看下去
經過用來鋪陳 仍然看似普通的第2節 突然 一個voyant的世界成形
然後就是一層又一層的集中 強化力量 最後引爆驚人的後勁

空屋子

我一直以為空氣是無形的
它清新透明而又無所不在,我呼吸
輕而易舉的享受著這看似虛無的一切
即使在一個空曠的屋子裡。天漸黑

黑房間

拉上窗簾,就隔斷了夜色
隔斷了風言風語和星星狡黠的眼睛
而此時,又恰好是臨時停電
我就寂寞在另一個夜色裡
它是方形的
這形狀只屬於我自己

詩的第1節 建立起第1層黑夜-天然的黑夜 第2節又建立起第2層
停電的人造黑夜 看似平凡無奇 沒想到第3節 馬上再深入第3層黑夜

舊抽屜

拉開抽屜,裡面是另一層黑夜
半截蠟燭殘存著剩餘的火焰
一朵枯花回憶著曾經的盛開
我只需要一盒火柴
而蠟燭卻拒絕說出真相
我觸摸到一本舊日記曾經的溫暖
它卻無法帶給我眼前的光明

“抽屜裡的小世界”(差別在它一直是黑的) 這個小永夜裡
擺著許多回憶 “半截蠟燭”與“一朵枯花”都曾經輝煌
卻沒有火柴能照亮這片永夜 舊日記曾經的溫暖 帶不來現在的光明
第3節全部講以視覺帶動的今昔對比 配上溫度的感受

音樂盒

黑暗裡,清脆的樂音會令人心驚
盲目的回想總會留下心事的影子
曾經的男孩摘下最後一枚果子,轉身
又把我放回了原處
他沒有留下逃離的腳印
許多花,卻一直開在他
退去的路上

第4節加入音樂盒 轉化為聽覺 聽覺意象的出現令人一驚
然後“心事的影子”把回憶具體化 曾經摘下最後一枚果子的男孩
正是現在敘述的詩人 別以為這樣轉化就結束了
下一句“又把我放回了原處” 再下一句“他沒有留下逃離的腳印”
注意第4節意象與視角轉化了多少次! 先是聽覺 再來具體化一個概念
接著“曾經的男孩”轉化為“現在的我”再轉化回“他”
短短5句轉化了5個層次 看似淺顯 卻十分精準高超的語言運用

由最大最外的“空屋子” 前往“黑房間” 再到“舊抽屜”
接著進入“音樂盒”
前4節這樣層層推進 由外面的大黑夜
不斷往小黑夜前進 愈內又愈小 最後總算來到充滿驚人力道的收尾

濕火柴

終於觸摸到了這袖珍的盒子
推開世上最小的這道門
裡面只剩下一根潮濕的火柴
我撫摸著它僵直的身體和呆呆的頭腦
這一刻,它多麼像我
為了完成一次寂寞的燃燒
竟默默地在黑暗裡
等待了這麼久

焦點擺在“舊抽屜”裡面 “音樂盒”旁邊的“溼火柴”
“袖珍的盒子”上有“世上最小的這道門” 裡面擺著“一根潮濕的火柴”
(注意相對幾何位置 空間上很有層次) 火柴身體僵直 頭腦呆呆
全詩的關鍵終於出現-“這一刻,它多麼像我”
這句要先看前提-“這一刻” “這一刻” 時間的一個“點”
也就是說 經過全詩的鋪陳後 終於來到時間線上的這一點
這個時間連續體特定的一點上 火柴與“我”很像

這首詩的空間尺度愈來愈小 時間經過跳動後 愈來愈特定
終於到了結尾 全詩的力量通通集中到這一個經過詳細幾何空間定位
與特定時間上的“特殊時空點”
就像“大霹靂”前的時空奇異點一樣
全宇宙的能量集中在這個特殊點裡面 這些能量一次爆發出來
瞬間一個新的宇宙就此生成 擴大 成長 連“撒尿牛丸”都比不上這力量

如同Rimbaud韓波“醉舟” 由現實世界轉化為意象世界
邁入voyant洞觀的境界 “組詩:四方盒子”也用了一樣的技巧
而且並不是隨便亂轉 是經過層層時間與空間的鋪陳
才進入那萬物合一的出神境界
所有的象徵看似普通老氣
拼湊與鋪陳卻十分完美 有跡可尋

建立世界觀的前2節普通到了極點 乍看之下用到爛的意象
讓人毫無心防 所以第3節其實也不算少見的今昔交錯對比
力道就比平常看到更大(重點是也寫的很好)

直到第4節開頭的音樂盒 突然一陣聲音傳來 讓人全部感官都警覺起來
接著5句連續5個轉化 孩子 果實 時間這些意象
讓人想起Rilke里爾克 與他的“杜依諾哀歌”第四首
(雖然關係並不是那麼大 XDDD)

第5節的收尾 把一切能量集中到時空奇異點
文字淡淡的 能量卻那麼龐大 讓我看完痛哭流涕
整首詩的文字都淡淡的 詞句都很簡單 意象都很常見
但是經過高超的鋪陳 卻能集中爆發出那麼強烈的力量與後勁
這不正是“詩”這項藝術 最精彩本質的呈現嗎? 

“組詩:四方盒子”最成功的是雖然只有平淡的文字平凡的意象
卻能以層次分明的結構鋪陳 把意境昇華為全民voyant
即使沒有賣弄艱澀的字詞或隱誨難解的意象 也能成就一級好詩
比起本次文學獎前3的另外2首 我覺得更為出色
就像連“櫻煮章魚”這麼普通的食材 也能變成高級握壽司一樣

“組詩:四方盒子”是一首生命之詩! BARVO!

至於評審意見 某路的就不用看了 他根本看不懂這詩
創作者介紹

重重雷區的網路艦長日誌

網路艦長日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