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ite rose  

Partir, c'est mourir un peu. (法文)

To leave is to die a little. (英文)

道別就像死去一點點(中文)

 

“道別就像死去一點點”是句法國諺語,被雷蒙.錢德勒用在他的傳世小說“漫長的告別”裡。(題外話,這本小說是我讀過錢德勒的作品裡,唯一沒有寫感想的。)很多東西,是有脈絡可尋的,在發生那一刻令人驚訝,對某些人來說,卻是遲早發生的必然,太陽底下少有新鮮事,只要你懂得怎麼看,很多東西其實不難看到……但是你願意看嗎?

 

歐洲的民主和自由,是幾百年來,大家打來打去,一堆利益團體競爭,一堆時勢所逼,還有一堆思想與哲學的辯論,慢慢發展出來的;美帝的民主和自由,是一群心懷不滿的叛亂份子,在一塊天高皇帝遠的土地上,為了利益需求革命革來的。基本上,歐美的民主和自由,都是經過好幾代人的觀念、利益與軍事衝突,最後折衝出來的結果,過程中死了一堆人,有值得敬佩的烈士,也有該死的小人,更多的大概是無辜的死老百姓(被抓去充軍的當然也算),不過,好歹民主和自由的優點不錯,給這些歐美國家的後代子孫庇蔭至今。

 

台灣目前也有民主和自由,但台灣不是經歷戰爭或透過革命才得到它們。是的,這過程中也死了好些“值得敬佩的烈士”,雖說“該死的小人”不但沒死幾個,很多還……(BB消音),但重要的是,“無辜的死老百姓”沒死幾個,廣大善良重人情(貪財怕死愛面子)的台灣老百姓,在幾乎完好的社會基礎上,有一天,戒嚴報禁黨禁就這樣解除,然後民主自由就從天上掉下來了

 

你以為天上掉下來的東西,不會再飛回去天上嗎?

 

台灣能不透過戰爭或革命這些,會死很多人或是劇烈影響社會結構的過程,而得到民主和自由,只是“幸運”而已,就好像幸運生在有錢人家,屁股插著金湯匙出生的貴公子小姐,然而假如貴公子小姐不學好,跑去吸海洛因什麼的,那麼那些“幸運”也會很快失效。至於你說貴公子小姐的人生從花邊教主變成黑獄風雲,未必不是好事,因為balabala……夠了,我這裡不想討論哲學。

 

有人覺得民主和自由不重要(賺錢和出名才重要),那就和有錢小孩不覺得錢重要一樣,單純是因為目前擁有它,所以低估它的價值,很多有錢人等到沒錢才覺得悔不當初,很多人民也等到失去民主和自由,才理解民主和自由到底是什麼東西,不過等到那個時候大概也無可挽回了。

 

這樣講太抽象了,不妨具體點,例如,“無罪推定”是一樣好東西,現代法治國家一律採用“無罪推定”,也就是“未能證明有罪皆是無罪”,這用意不是為了保障壞人,而是避免冤枉好人,尤其是在查證手段不夠好的時候。再一點,善意不見得一定能得到好的結果,出於善意卻害死人的例子,相當多(太多了,我不用舉例吧,像是父母太愛小孩,所以不給小孩做家事,導致小孩變生活白癡)。綜合以上兩點(好論文的寫法 XD),我們來看看“新竹打算推動中學生全面尿檢”這件事。

 

簡單來說是這樣的,有“善心人”出於“善意”,認為毒品進入校園是會嚴重影響下一代發展的大問題(背景),但不知道是誰吸毒(問題),為了解決這問題,所以想要對學生全面尿檢,找到吸毒的學生(材料與方法)……提這種proposal出去,提一百次會被打槍一百次啦!根本不需要統計專家,任何對統計有點了解的人,都能告訴你這個作法在統計執行上的問題,簡單一句話:“錯殺好學生的機率太大”

 

促性素的文章

 

經濟學博士與教授的文章

 

尤於統計誤差造成的錯殺好學生,的確是一個嚴重問題,但比起執行面的技術問題,更高層次的問題是,“全面尿檢抓吸毒是有罪推定的概念”。不知道會不會有法匠跳進來批評我,提出一堆定義和課本,說我這裡講有罪推定講錯,但是我們不要理會玩弄文字的法匠,直接看這些人的邏輯:“假設學生吸毒,所以需要全面尿檢找人”。請問今天台灣是毒品氾濫到有四分之一還是三分之一的學生都在吸毒嗎?今天台灣吸毒的中學生比例,比台灣的經濟成長率還低至少遠低於青年失業率,為了少少幾個人吸毒,要搞全面的檢查,而且還用一個錯殺率這麼高的手段,這就是標準的“善意害死人”的例子。

 

這跟民主和自由有什麼關係?出於善意,色情有害身心建康,所以電視台可以因為播放色情片的理由關掉,網站可以因為散佈色情而查封,書籍當然也是;盜版也是不對的,為了著作權,出於善意侵權的網站應該被查封;謠言可能造成危害,例如政府說沒有疫情,但卻有人惡作劇,造成民眾恐慌,為了避免這類損害,出於善意政府當然要管制人民散佈謠言,總之,危險無所不在,為了避免這些危險,出於善意必需有必要的管制,來保護廣大善良的老百姓……

 

以上都言之成理,但不論你對人性有多少信心,歷史告訴我們,政府假如具備以上的“能力”,首先幹的多半不是做好事,而是把大部份力量用來尋找反對政府的意見,像是審查不利政府的批評言論,例如,禁掉1個放A片的電視台,關掉3個反對政府的電視台。喔,日子久了根本不用關啦,因為不能成立新的。

 

最近這個台灣政府,推動的法案就很有這類影子,表面為你好,實際上也可能真的是為你好(我們假設人性本善嘛),但給予政府這麼大的權力,即使出發點是想做好事,時間一長,一旦碰上有心人,夠厲害的傢伙(比現在坐在總統府裡的那位厲害,例如以前坐過裡面的任何一位),這種“為你好法案”就會變成現成的神兵利器,說多好用就多好用

 

有一點我持保留的態度,就是“國安”相關的東西。我們面對現實,台灣最大的敵人是中國,中國最厲害的又是網軍(對不起啦,中國陸海空二炮部隊再怎麼努力,世界第一也還是美帝軍,但中國網軍可是世界第一的),適度的國安考量,為了國家安全犧牲一點網路自由,我是接受的(就好像美帝機場安檢,竊聽民線等等,這些都違反人權,但你不這樣做,哪天又一棟大樓被炸),然而在台灣當下這個脈絡下,人還沒尿失禁,就給你穿尿褲了,我實在毫無信心。

 

以前有句名言:“每個人心中都有個小警總”。只要每個人都養成“自我審查”,獨裁政權就成功了一大半,假如每間學校都對學生“自我審查”,那獨裁政權更不用愁,因為只要制約住年輕的學生,讓學生養成不開口,不反對,不思考的習慣,等年輕人長大後,也會繼續不開口,不反對,不思考,那麼獨裁政權的萬世基業就大功告成。

 

具體的作法,例如不久前有個清華大學的學生,在立法院對教育部長講話用詞激烈(不過讀過研究所的都知道,研究生假如不能承受這種等級的壓力,多半畢業無望),過幾天,清華大學不但公開道歉,還打算懲罰這位同學,至少清華大學的態度很明確:“我們不喜歡沒有禮貌,以下犯上的學生,那會影響業界老闆對我們的評價,讓我們的新鮮肝臟不好賣”。這就是以上,“每個人心中都有個小警總”的當代具體實例。

 

清華大學校方可能真的出於善意,希望不要起爭議,有個好形象,能讓畢業的學生在這個悽慘年代,比較容易找到好工作。但擺在台灣現在這個“脈絡”下看……你願意看嗎?還是你覺得,好好讀書,不要管政治,以後找個好工作才實際?另一種聲音是,陳為廷他媽的沒什麼了不起,在台灣罵部長又不會被抓去關

 

我個人心中的大學生模範當然不是陳為廷,是以下5位同學:

 

漢斯.索爾(Hans Scholl)

蘇菲.索爾(Sophie Scholl)

克里斯多福.波普斯特(Christoph Probst)

亞歷山大.許墨瑞(Alexander Schmorell)

威利.葛拉夫(Willi Graf)

 

雖然他們都沒有大學畢業

白玫瑰

 

我佩服他們,因為他們的作為,我自認做不到。

 

但我不想等到我做不到的那一天,所以我寫成此文。

 

道別就像死去一點點,直到徹底的死去,而我不想向很多東西道別。

 

420_3c8c56f9e59cdb92b858884994940af2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重重雷區的網路艦長日誌

網路艦長日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