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文標題一定要下十六字箴言

犯左線  

 

這次洪仲丘的事情,很多人義憤填膺,連我老母都氣的比我還嚴重,我個人倒是沒有很強烈的情緒(不過假如記者給我麥克風,我搞不好會爆走)。雖然軍方極力的隱瞞,但真相仍然逐漸的被拼湊出來,我的這篇投書,希望代表的不是我個人(我個人當兵如內文所說,過的還不錯,我打算等十年人事全非之後,再來寫這段回憶錄),而是許多上街遊行,或在別處響應的人的意見。

 

神奇的是隔壁陳長文大老的文章講的比我還直,還難聽但真是他媽的......中肯

 

洪仲丘案/公民秀才遇到兵有理講不清 | 民意論壇 | 意見評論 | 聯合新聞網

 

20130722投書     

 

編輯發揮巧手,刪減了一些內容,不過大部份文章都有保存,整體來講改的不錯,就是讓怒度看起來從100降到70比較符合udn的調性。關鍵的最後一句能夠保留,整篇文章的意思就到位了,感謝編輯以下列出原文參考:

 

韓波/研究生

 

針對洪仲丘事件公民1985行動聯盟在週末發起兩場街頭活動展現台灣特有的街頭運動風格:一群沒有經驗、無黨無派的年輕人,卻能短短時間號招上萬公民,自發性的參與,理性表達訴求,且和平落幕。公民運動的和平過程,無疑反映了台灣年輕一輩的高素質,在這個高學歷的年代,人人都是「秀才」,然而整起洪案離真相大白仍很遙遠,軍方擠牙膏似的封閉辦案,被動處理,對外說詞前後矛盾,坐失許多證據與先機流失,讓關心此案的「秀才」們簡直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講不清」。

 

一次無黨無派無經驗的街頭活動,沒有祖織動員,卻可以有萬人上街,數十萬人響應的成績,軍方以為原因是什麼?實多數人都當過兵,一年役期歷練下來,對軍方平日的作為,少數人像洪仲丘一樣大鳴大放,多數人卻是敢怒不敢言,只求平安退伍,但點滴都在心頭。今天洪仲丘言人所不敢言而招致一連串不合法處置,魂斷禁閉室的下場,讓每個人回想起自己當兵時的負面記憶。洪案就像一個水籠頭,扭開傾洩而出的是憤怒,是每位義務役男,也許也包括部份志願役,那累積一,或數個年頭的親身體驗,對軍方習於便宜行事,掩蓋真相、作假成風的極端憤怒。

 

筆者個人和洪仲丘類似,也是規劃先當兵再完成研究所學業,幸運抽到不錯的單位,志願役與義務役相處融洽,單位主官頭腦清楚,筆者的建言多半會被採納,是故當兵期間,對筆者個人算有正向成長。然而看了洪案,我才驚覺要是當時籤運不佳分派到某些單位今天搞不好筆者就是洪案當事人。這次國防部被公民包圍,希望國防部能真正了解問題所在,趁著民氣可用,對症下藥,而不要敷衍了事,平白錯失改革良機,洪仲丘寶貴的生命我敬佩洪仲丘的道德勇氣,並且呼籲國防部:沒有真相,沒有原諒。

 

@我@是@分@隔線@

 

補上我對這個案件的鍵盤整理

 

這個案子本身可以分成三個部份、第一是洪仲丘所屬的542旅旅部連、第二是辦理禁閉體檢的新竹813軍醫院、第三是執行禁閉的269旅禁閉室。但這個案子牽引出來的影響、又可以分成三個層面探討。

 

* 542旅旅部連

 

洪仲丘是542旅旅部連的"調度士"、階級是下士、也就是俗稱的"班長"。旅部連這種單位、勤務與業務需求高於戰訓、所以洪仲丘平時應該是待在連上、負責車輛調度的"業務"、並在其餘時間帶兵執行一些"勤務"方面的工作(勤務是"打雜"的另一說法、我這樣判斷是因為這跟我做兵時的狀況相當類似、雖然我名義上階級是兵)。另外洪仲丘由於是下士、所以也會擔任"值星班長"的工作、新聞指出洪擔任值星班長時、曾與擔任"值星官"的蟻人起衝突。

 

外傳這個連有兩大魔王、也是一手主導整起事件的士官長"蟻人"與上士"左線"、現在更傳出左線似乎有些不法勾當。但我猜測、洪仲丘被整這事情本身、應該只是單純的想整人、而沒有什麼利益衝突引發的殺機、但案外案既然都爆出來了、該查就是要順便徹查。有關左線等人、為什麼硬要關洪仲丘禁閉、這個真的不會有明確的答案、重點應該擺在、旅部連方面是怎樣運作、讓洪仲丘禁閉案通過的。

 

剛開始的說法、是洪仲丘在"離營座談"時跟旅長報告左線的內務不整、才導致左線找了個"攜帶照相手機"的理由報復。但隨證據陸續出爐、證明這個說法是錯的、因為時間上、洪仲丘"六月廿三日"收假時攜帶照相手機、廿五日左線招開"士官評議委員會"、確認"禁閉七天"的結果、而"離營座談"是在廿六日召開、所以左線關洪仲丘禁閉、很明顯並非是因為離營座談的新仇、而是之前數個月累積的舊恨、這些具體的時間都有白紙黑字為憑。

 

廿五日旅部連召開士官評議委員會決議禁閉七天

禁閉文書加快「再不快就關不到洪」 | 洪仲丘案追真相 | 國內要聞 | 聯合新聞網

廿六日542旅旅長召開離營座談

離營座談會…洪仲丘疑放砲招來致命危機

 

義務役士官關禁閉是非法的(違反規定、至少是行政上)、沒有召開"人評會"也是非法的、也就是說、旅部連是在非法的情況下、做出"洪下士禁閉七天"的處置。但禁閉這種事非同小可(程序很麻煩)、必須要各級軍官蓋章同意、這票蓋章的軍官、即使不是有意、也是明顯的失職。其中有一位關鍵人物、也就是 542旅的副旅長何上校、在這個流程裡他扮演了關鍵角色、假如鄉民爆料為真、何上校是個心眼不太寬、官威卻很大的高階軍官、在聽了旅部連傳來的消息後、何上校決定禁閉非得執行、這也導致這件不合法也没必要的禁閉案得以執行、並釀成最後的悲劇。

 

** 新竹813軍醫院

 

關禁閉必須先體檢、是因為禁閉時會有許多高強度的體能操練、必須確保身體狀況無虞、以免發生事故。洪仲丘的體檢是廿七日上午做的、讀者可以查查月曆、這天是週六(長官連週末都要加班、真的很勤勞)、洪仲丘在這天得知左線與蟻人似乎拿了一堆飲料進醫院、所以寫了簡訊給旅長、是確實的證據。左線的飲料也許有用、也許没差、事實是、本來要多天(公定是七天)才會跑完的體檢報告、當天就以特急件生出來、熟悉公家或軍方單位的人、多半會對這種效率大吃一驚、何上校直接打去醫院施壓也是一個可能、但這只是揣測、不足為證。可是明擺著的另一件事實是、洪仲丘的體重過重......那麼禁閉體檢還能通過、豈不是擺明要洪仲丘送死?醫院這部份、到底體檢確不確實、是不是做假資料、便宜行事、誰下的錯誤判斷、都要查明、嚴辦!

 

廿七日當天拿到報告後(我要再次提醒各位、這天是"週六")、旅部連以光速生出了全套文件、新聞如下:

"旅部連晚上九時四十分緊急文書作業,文件還包含洪仲丘簽名的「放棄申覆權益書」;何江忠在晚上十一時批可,廿八日上午七時沈威志核可,洪仲丘與宋兵在中午前,就被送楊梅二六九旅禁閉室。"

 

乖乖、部隊夏日作息是"5 a.m. 到 9 p.m."、而且又是週六、旅部連竟然硬是可以當天把文件通通趕出來、讓副旅長睡前蓋章、並且隔天(星期日!星期日!星期日!)就讓旅長少將蓋章通過、然後當天火速把人送進禁閉室!要是軍隊隨時能保持這種效率的一半、還會讓人講閒話嗎?事情至此、等於是柴已經架好、只待火燒旺了。

 

*** 269旅禁閉室

 

我不是醫師、這位醫師"草船千羽"也沒有看過病歷、但腎臟與血液是他的專長(白話:專業洗腎手)、以下是他由蒐集到的資料寫成的文章:

沒有原諒(淺談洪仲丘事件)

不過他的文章太過學術、我用比較白話的寫法、嘗試解釋這個事件。但真的要了解這事、還是要懂專業。

 

洪仲丘六月廿八日進入禁閉室後、每天應該就是操練、吃飯、睡覺、寫作文。

新聞介紹的禁閉室規定  禁閉室規定周詳卻能操死人

 

洪仲丘七月三日送醫時、中暑、體溫高達攝氏四十四度、橫紋肌溶解、並且還有低血鈉症、直接的死因是DIC血管內瀰漫性凝血反應)、這段期間出了什麼事?

醫師的DIC介紹文   血管內瀰漫性凝血反應(disseminated intravascular coagulation; DIC

 

奇怪的是"中暑"與"低血鈉症"通常是兩個相反的現象、道理很簡單:人體內的鹽分會保持恆定、所以同一個人、體重不變、平時體內的鹽分含量是固定的。中暑會大量脫水、一樣多的鹽、水變少、鹽的濃度變高才是合理的狀況、那麼洪仲丘中暑時、鹽分濃度卻是出奇的低、又是什麼原因?這個問題最有可能的答案是、洪仲丘體內的鹽分早就一點一滴流失掉了、他喝了相當多(應該是過多)的水來補充水分、卻沒有同時補充鹽分、才會在中暑的同時發生低血鈉症。

 

根據研判、低血鈉不是一天造成的狀況(因為實在太低了)、可能已經持續三天之久(從七月一日開始)、也就是說、洪仲丘是連續數天大量的失水(與失去體內溶解於水中的鹽分)、又過量的飲水、直到七月三日中暑、他的身體才終於整組崩潰、導致回天乏術、醫學上有一個關鍵、可能是最後造成洪仲丘腦水腫的原因、這和中暑又是息息相關的。

 

同期禁閉生訪談紀錄

http://www.ptt.cc/bbs/Militarylife/M.1374132378.A.3C6.html

 

新聞摘要:

"七月三日洪仲丘向戒護士反映身體不適,戒護士帶洪仲丘到浴室,禁閉生不知道洪在浴室遭遇什麼事,只是不久大家到餐桌用餐時,洪扶助餐桌,手、腳發抖,隨後從椅子上跌下來,身體沿著牆壁滑下地"

趙天麟盼查洪仲丘生前進浴室遭遇 | 要聞 | 即時新聞 | 聯合新聞網

"7月1日消失的80分鐘錄影帶內容,洪仲丘當時已經感到身體不適,向戒護士反應右腳扭傷,但戒護士仍要求操練,後來洪仲丘連左腳也扭傷"

"3日下午,洪仲丘再度反應身體不適,向戒護士反映自己有過氣喘且身體不舒服,但戒護士只是將他移到餐桌上,洪仲丘全身發抖,雙手雙腳抽搐,憤怒害怕的以五字經怒罵,後倒落餐桌下,戒護士才趕緊拿來氧氣鋼瓶急救"

禁閉生爆料 洪仲丘臨死前全身抽搐憤怒害怕 | 洪仲丘案追真相 | 國內要聞 | 聯合新聞網

 

根據禁閉室鄰兵的說法、洪仲丘倒下前曾被戒護士帶進浴室、但不知道做了什麼、出來後洪仲丘在餐桌旁不支倒地、意識不清。這個時候洪仲丘當然已經嚴重中暑、而中暑又不會短時間造成、意謂洪仲丘被帶進浴室時就已經中暑、現在關鍵的問題是:"帶中暑的人進浴室做什麼?"、合理的猜測、與可能的答案是、洪仲丘在浴室裡遭到大量灌水(當然也有可能是他自己狂飲)、因為一般處理中暑的人、第一步都是降溫、沒有冰的時候、用水是最合理的、可是此時的洪仲丘是低血鈉的狀態、身體突然又進入大量的水(用煮菜來講、就是一鍋很淡的湯、把本來的湯倒掉一半再加水進去、這鍋湯就會更淡)、加上因為中暑造成的循環機能失調(別忘了還有橫紋肌溶解症)、所以大量的水在他體內累積形成水腫、才有他被送醫時那個出乎常理的醫學數據。

 

這裡的重要性在於、假如死因是中暑、也只看到中暑的跡象、那麼也許真的是突發、急性的狀況、但既然低血鈉症可能來自三天的慢性累積、代表洪仲丘是長期遭到刻意的過度勞動(講難聽一點叫做虐待、凌虐)、這個輕重是差很大的、我相信戒護士應該無意致人於死、可能的狀況是戒護士想整人(也許是個人行為、也可能是外頭或上頭授意)、卻缺乏相關的知識與判斷力、才操過頭把人操死。但這裡的疑點是:"為什麼這段過程的錄影畫面消失了?"(多台監視器同時故障?這種腦殘理由連腦水腫的都騙不了!)

 

另一個疑點是、假如嚴重到要進浴室補水、代表中暑跡象應該很明顯、為什麼不在這個時候叫醫官、反而是等到洪仲丘幾分鐘後倒下、才通知醫官?注意一個關鍵、在此之前沒多久戒護士才剛換過班、這個戒護士搞不清楚狀況是合理的、但接班的戒護士發現有人中暑、有這個guts自己帶進浴室補水、補完不趕快通報上級?至少我不相信這種違反常理的舉動、而且現場也不只一個戒護士、這裡我做個大膽的推斷:洪仲丘中暑後長官馬上趕到、但誤判情勢、想把事情壓下來、甚至下過把人拖進浴室灌水的命令、後來見情況不對、才趕緊通知醫官並且開溜、所以這段影片才會消失、因為這種事要是曝光、後果會非常恐怖、不論是事先就預謀用黑布遮住監視器、或是事後才把資料和蟹掉(或是兩者皆是監視器很多台)、這都不能留下證據。假如真有此事、為什麼禁閉生沒有說出來?我想、這個問題不可以有答案才合理吧?

 

國防布  

轉自  https://www.facebook.com/meowgua

 

要知道洪仲丘有沒有過度飲水、或是被灌了多少水、不見得需要用乘除法算濃度那麼高深的數學。有個十分簡單、國小二年級生都會的方法:把七月三日送醫時的洪仲丘體重、減掉七天前、六月廿七日體檢時的體重、看多了幾公斤就一目瞭然、這七天內進入洪仲丘身體的水、只會多不會少。理由是、洪六月廿八日就進了禁閉室、每天大量操體能、總不可能在這個狀況下、還能吃成更胖吧?另一個理由是、食物消化後、過量的養份(當然大量運動時不可能有過量養份)轉換為脂肪儲存、需要一定的時間、這短短幾天顯然不夠、 剩下一個可能是、這些食物都堆在洪仲丘的消化道裡、但送醫時並沒有看到。綜合以上、我們可以推論、洪這七天的體重增加、必定來自水(質量守恆另外急救時輸入多少液體都有紀錄、扣掉即可)。

 

基本上北醫醫學系畢業的呂醫官到場時、洪仲丘就幾乎沒有救回來的希望了、軍方一開始收押呂醫官、擺明就是要當尚書大人、看能不能抓個基層義務役醫官處置不當的罪名、來平息眾怒。所幸這個病情即使驗屍之前、都能看出呂醫官並沒有失職、頂多挑毛病說他沒有對洪仲丘靜脈注射之類的。但會挑這個毛病的人、有120%的可能沒有待過基層部隊:一般正常的軍方救護車、根本就不會有相關的器材。就算有器材好了、看看洪仲丘那個體內狀況、光要找血管可能就找不到了、立刻送醫絕對是100%正確的處置方式。一直堅持這點不放的人、他們的心態是這樣的:“報告長官、依照程序、急救成功、病人死了。”

 

以上就是洪仲丘這個案子本身、分成三個部份的探討、希望這番鍵盤分析能讓各位讀者對洪案有更清楚的認知。然而這個案子牽引出來對三個層面的影響、另開新文是較好的選擇。

 

新文  洪仲丘案,掩蓋真相,軍人之恥,政府之愧

 

洪慈庸  

又高又可愛的洪姐姐加油!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重重雷區的網路艦長日誌

網路艦長日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wildflower
  • 唉......好好一個人被整成這樣實在...
  • 寫這個是因為目前情報很混亂、想說整理一下重點、讓大家能快速了解這個案子的經過。可以轉就請隨便轉、讓愈多人知情、就愈有希望突破國防部的黑幕、才能減少未來發生類似憾事的機率。

    對我們來說、就是平時補充水分注意不要太快太多、也要注意鹽分的補充、水或鹽太多太少都會造成身體無法負荷。

    網路艦長日誌 於 2013/07/23 18:09 回覆

  • 訪客
  • 為什麼不告曹官偵查失職,讓他也嚐到被關的滋味
  • 這是不可能的, 頂多就是行政處份而已, 何況曹講話跳針歸跳針, 卻沒真的違什麼法, 要因為跳針關人, 全台灣不知道還剩幾個人?

    曹只是代表他後面那個集團(你想成是幫派也可以)出來講話, 就像張友驊也只是代表他背後那另一個集團(一直爆料給他的那群人)出來代言爆料, 別太痛恨曹官了, 他只是身在其位而已

    我下一篇文章會提到更進一層的看法 ^ ^
    http://pushkin.pixnet.net/blog/post/163502585

    網路艦長日誌 於 2013/07/27 09:06 回覆

  • 訪客
  • 他也歷史留名了.不要再浪費國家資源了.乾脆看洪家人要多少錢一次拿一拿.不要每天打開電視都看到這種新聞
  • 現在講這個會不會過時惹?

    另外、祝你全家幸福快樂。

    網路艦長日誌 於 2013/08/23 19:32 回覆

  • Shangsiou Yang
  • 網路艦長大大

    你這篇文章 可以讓我轉文分享到ptt 嗎
  • 好啊, 要轉哪個版啊?

    不過提醒一下, 這篇受限於寫文時的資訊限制, 有些地方是錯的

    網路艦長日誌 於 2014/01/24 20:22 回覆

  • 一位心疼的媽媽
  • 判決不公.司法已死.今天是一條人命.才判6個月.會不會太少點
  • 證據都黑掉惹,實在是很難判到多重罪。

    整個事情其實是一台巨大的殺人機器,每個人都稱職的扮演一顆螺絲,合力操縱這台殺人機器,所以拆開來看,每個人都只要負一小部分的責任。這是結構的問題,可能要全新的思維才能改善吧。

    網路艦長日誌 於 2014/03/09 21:5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