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台灣的長壽樂團五月天,替電視劇“蘭陵王”唱了主題曲“入陣曲”,然而真正讓這首歌大為轟動的,是之後發表的MV,裡頭大量暗示明示了台灣近來一些社會問題,搭配若有所指的歌詞,使得許多台灣人感同身受,因此大為流行。

五月天入陣曲  

 

大紅之後,自然有些對這歌的評論,有些人認為“入陣曲”是個很有搖滾精神的好歌,也有人認為,“入陣曲”的歌詞一塌糊塗,曝露出作詞者阿信使用文言文的生澀(例如寫了很長一篇,講這歌多爛的胡又天)。

http://disp.cc/b/Gossiping&ti=6BAv#!163-6Bke
 

我的看法是,藝術欣賞,本來就非常主觀,所以不論正論反論,只要能言之成理,自成一格,都能算“有道理”;我認為,“入陣曲”的歌詞整體來說,是首出色的好作品(我雖然是不知名鄉民,不過歌聲應該和胡又天先生差不多悅耳)。

 

“入陣曲”的歌詞結構,大致可以分成四個部份,整首歌是在講一件事,四部份的敘述者大部份都一致,而最出色的部份,在於這四部份“時間”上的交織,這些交織串起了過去、現在與未來,使整件事的格局上達“時時刻刻”的高層次,不再只是某時某刻的某段特別歷史,而是整條時間線上,不斷發生又綿延不絕的通則。

 

當一座城牆 只為了阻擋 所有自由渴望

當一份信仰 再不能抵抗 遍地戰亂饑荒

蘭陵撩亂茫 天地離人忘

無畏孤塚葬 只怕蒼生殤

夜未央 天未亮 我在倖存的沙場

只盼望 此生再 奔向思念的臉龐

淚未乾 心未涼 是什麼依然在滾燙

入陣曲 伴我無悔的狂妄

 

第一部份的前兩句很尋常,目的是建立一個不和平的背景,再帶入敘述者,身處這樣一個亂世,胸懷大志,疼惜人民受苦,想為人民出頭,而不怕死無其所;後面四行則是描述敘述者的內心小劇場,其實他並非一無所懼,他的願望是:“再見到思念的人”,而他雖然剛打過殘酷的一仗,鬥志仍然高昂。第一段的時間,是“現在”,是戰鬥美好的開始。

 

當一份真相 隻手能隱藏 直到人們遺忘

寫一頁莽撞 我們的篇章 曾經如此輝煌

丹青千秋釀 一醉解愁腸

無悔少年枉 只願壯志狂

夜未央 天未亮 我在倖存的沙場

只盼望 此生再 奔向思念的臉龐

淚未乾 心未涼 是什麼依然在滾燙

入陣曲 伴我無悔的狂妄

 

第二部份的開頭有點玄機,這裡的時間像是在“回顧過去”,敘述者已經寫下了輝煌的歷史,對人生的選擇無悔,然而歷史是可以抹滅的!真相可以被隱藏夠久,直到時過境遷。後四行再重覆一次,意義大致相同。

 

忘不記 原不諒 憤恨無疆

肅不清 除不盡 魑魅魍魎

幼無糧 民無房 誰在分贓

千年後 你我都 仍被豢養

 

第三部份最為跳tone,感覺是天外飛來一筆,可是最後一句,也是“入陣曲”最令人驚豔的神來一筆。這裡的時間同第二部份,也是在第一部份的未來,經過一番戰鬥,才知道,有些罪惡太過邪惡,無法遺忘,也無法原諒,而且斬不盡,除不絕,人民依然困苦,原因是有人分贓,歷史一直是這樣。

 

本來至此意思已經足夠,第四行突然時間前進到超未來,這個狀況竟然延續了千年,事實上講出這話的,不是歌裡的敘述者,而是現在唱歌的阿信,這行歌詞是講給我們當下的聽眾聽的,原因?配上MV看應該很明白。歷史不斷重演,即使時至今日,也依然上演。

 

夜未央 天未亮 我在倖存的沙場

只盼望 此生再 奔向思念的臉龐

淚未乾 心未涼 是什麼依然在滾燙

入陣曲 四面楚歌誰獨唱

夜已央 天已亮 白晝隱沒了星光

像我們 都終將 葬身歷史的洪荒

當世人 都遺忘 我血液曾為誰滾燙

入陣曲 伴我無悔的狂妄

入陣去 只因 恨鐵不成鋼

 

第四部份的敘述者很值得玩味。一來,可以視為與前兩段一樣的那位“敘述者”,繼續講那個故事,但也可以直接延續第三部份的最後一行,阿信在直接對聽眾講事情,這兩個解釋都可以,而且正是因為“兩件事其實就是一件事”,兩條線不但不造成混亂,還互相加成對方的力量,讓這段預見的“未來”更有血有肉。

 

希望再見到思念的人,願望是一樣的,而熱血也依舊沸騰,可是四面楚歌很不利,長夜必盡,凡人必死,對照前段,千年後仍被豢養,可想而知,敘述者對戰鬥結果的預期很悲觀,而且即使有過再輝煌的功績,都將被人遺忘,那為什麼還要戰鬥?只是因為,那股不服輸的意志,不信正義無法伸張的頑固,簡單說就是:“恨鐵不成鋼”

 

大頭狗  

狗很可愛但被當狗一點都不可愛

 

一位有中心思想的人,勝過十位理念搖擺的人。面對貫穿過去、現在與未來的邪惡,只有一搏,反抗可能會失敗,但不行動反抗,就不可能打敗邪惡,戰鬥會被遺忘,但至少我們戰鬥過,沒有甘願成為奴才,我們是人,不是狗

 

“入陣曲”的歌詞,好在整體,四個部份互相串連,把一件事升高到歷史通則的高度來談,使它充滿感染的力量,增進聽眾的信心;然而每個部份拆開去看,幾個字詞實在很難說沒有改善空間,但那只是枝節的小問題,“入陣曲”的主幹結構相當堅固,因此我認為,“入陣曲”的歌詞是首 “出色的好作品”。

 

  怪手

怪手怪手,無鋤我土,三歲貫女,莫我肯顧

 

講講這歌詞的“中心思想”。很簡單:“Just do it!”,要成功,很多人不缺腦袋,不缺資源,唯一缺的就是行動力,這就是成功與失敗者的分別。特別是在抵抗不公義的強權時,通常理性的判斷一定是不要抵抗,乖乖投降,很多挺身對抗的,就是靠那一股“氣”,氣那“恨鐵不成鋼”,通常都是失敗犧牲的,然而有那少少的時候,小蝦米集氣竟然打敗了大鯨魚,開創了全新的世界,例如光榮革命,例如北美十三州,例如台灣解嚴。

 

情勢尚未惡化到需要革命的時候,溫良恭儉讓不是不好,而是不夠,不合時宜。寧可在還有選擇的時候主動選擇強硬,不要被環境逼急了才被動硬起來,那時很多美好的東西已經消逝了。天下沒有什麼東西是“白吃的午餐,不論乾淨的空氣安全的飲水便利的能源,或是不受甘預的自由,這些都是享受時沒有存在感,消失後卻悔不當初的既然如此,為何當初就不要讓它消失呢?

 

William III of England  

據說English 不太輪轉的英王威廉“光榮”事蹟請自行搜尋

 

順帶一提“藝術”與政治。藝術,包括音樂,一向可以大致分為,比較出世,不食人間煙火的一邊,以及比較入世,和社會掛勾的另一邊。例如幾千年前中國的藝術傑作“詩經”“碩鼠”一詩,就以譬喻法表達對統治者的不滿,這是中國歷代讀書人多半都讀過的。歷來更有無數批評政治的經典藝術作品,幾位浪漫派的詩人,更是三不五時不婊一下政府就不對勁(例如拜倫、雪萊、普希金,近代與當代的藝術家與歌手,更是一堆人把政治成天掛在嘴上又唱又跳

 

台灣有許多非主流的樂團與歌手,批判又直又尖,非常勇敢的唱出自己的想法,但由於政治環境相對保守的關係,主流歌手們為顧及市場,通常不想得罪人,因此台灣的“主流”音樂界一向不時興在歌曲中,談到反對政府的題材(不過仍然不稀有就是了)五月天這回的“入陣曲”卻反其道而行,簡直就是跟政府打對臺,不管這種行為背後有多少宣傳上的算計,批判方式有多溫和光就一個主流樂團,願意冒著同時得罪台灣與中國政府的風險(也許還包括馬來西亞與新加坡政府?這樣集滿四大華人區),公開放送這個MV,並引發熱烈的討論,讓許多年輕人能夠接觸這個議題,就已經是功德無量,邁出很大的一步了

 

Robin Hood  

 

事情的開始,是因為恨鐵不成鋼,但鐵要鍊成鋼沒有一步到位這回事,有部電影是這樣說的:

 

“Rise and rise again, until lambs become lions.”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重重雷區的網路艦長日誌

網路艦長日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關總編魚
  • 標題這樣改太長了!!!而且還有各種標點符號,太不理想了啦,再換一個,精簡一點,十個字以內最理想。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