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柯文哲不等於公民覺醒

公民好忙  via 這裡

「總召」馬英九總統任上,人民自主意識迅速發展,幾場大型抗議活動,如洪仲丘白衫軍與太陽花運動下來,「公民覺醒」大家朗朗上口,然而公民覺醒定義為何,至今仍沒有公定的說法。

 

有個不屑公民覺醒的觀點:「公民覺醒很值得大書特書嗎?我每天早上起床,並不會舉高雙手大叫我覺醒了」。抱持這種觀點的人,替我們反證了公民覺醒的定義,絕對不是像他們腦袋的程度能理解的這麼單純,每天都會發生的自然睡醒,而是僅此一次,從無到有的有意識過程。

 

我認為公民覺醒很接近「啓蒙」,也就是哲學家康德所言:「啓蒙是人類走出由自身造成的蒙昧。蒙昧是種無能,來自使用理智時,無法不依賴他人引導。蒙昧並非出於缺乏理智,而是缺乏決心與勇氣,需要他人指導。Sapere aude!『勇於使用你的理智!』,這是啓蒙運動的箴言」。啓蒙運動讓西方國家從骨子裡茁壯,成為今天的文明強國,當今台灣的公民覺醒也是類似的意涵。

民主––概念與發展

 

每個人都擁有理性,理性的個體間應該平等,享有同樣的權利。主動求知的台灣公民,在了解狀況後,必定會對台灣的現狀有所不滿,為什麼有些人掌握了巨大的權力與財富,為所欲為,卻幾乎不用付出相應的責任。有了這樣的認知,自然不會滿意當今台灣的國民黨政府,不論在思想文化的塑造,或是在經濟民生的經營上。

 

近來流行一句口號:「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在這形式上還算民主的國家,要讓國民黨倒,最快的方法就是在選舉時不投國民黨的候選人,然而不投國民黨的人,例如連勝文、胡志強,而投無黨的柯文哲、民進黨的林佳龍,就是公民覺醒,台灣就會好嗎?近來也流行一種分類法:「689」和「609」,來自2012 年馬英九與蔡英文選總統時,雙方的得票數,實用上大概是,「我以前是689,現在轉成609了」。

 

區分689或609有意義嗎?在選舉上有,但對台灣的整體意義不大,畢竟不管689或609這數字再怎麼變,大部分都還是台灣人,都與這個島共存亡,對609而言,689不是你死我活的敵人,而是榮辱與共的同胞,反之亦然。啓蒙之後的台灣公民,不該陷入區分敵我的死結,以擊敗「敵人」為樂,而是要認清局勢,看穿真正的敵人。國民黨政府冥頑不靈,三月24日半夜在行政院旁用警棍打人腦袋,不令人憤怒嗎?但是假如只有憤怒,看不穿真正敵人的局,正好著了敵人分化的道。

被統治者刻意分化的社會

梁振英“”的陰謀

 

回到選舉,投給非國民黨候選人的原因,並不是國民黨做不好,交給民進黨或其他人來做一定就會好,而是國民黨沒有達到選前與任內的承諾,應該負起做不好的責任。投給柯文哲或林佳龍,以及其他非國民黨候選人,期待改變的覺醒公民務必認清這個事實,假如他們當選,要貫徹民主的精神,不斷的督促與監督;假如他們沒有當選,也不該自我放逐,覺得反正「沒贏」就事不關己,反而更該努力,否則只會在未來輸得更慘。

深夜怪談 台獨與好多分身的台北市長

 

啓蒙過後的台灣公民,應當能冷靜、不帶情緒的去研讀資料、認清局勢,才能辨別台灣當今的敵我關係,並區分手段和目的,以免陷入敵人慣用,撕裂族群的分化陷阱。最關鍵的還是如康德所言:「勇於使用你的理智」,不論支持或反對的人當選都要持續關注,只投下那張反對票,離覺醒仍差得遠,例如在台北市,光是投票給柯文哲,絲毫不代表公民覺醒。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重重雷區的網路艦長日誌

網路艦長日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