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又翻了一次南方朔的“給自己一首詩” 裡面竟然有2篇講到韓波 

 

第一次看的時候根本沒注意到 不過現在再看到就很有感覺了  尤其那首彩繪集裡的“民主” 和台灣的現狀有點像又不太像  不過莫渝先生與南方朔先生 兩人的翻譯有些不同(一樣才奇怪 @@) 我去找英文翻譯的結果 發現……某些地方某個人誤解 某些地方兩位一起翻錯 還是自己翻譯最可靠啦  所以我就自己翻譯了 英文與法文與中文的距離  應該和老虎與貓與人的距離差不多吧

 

以下是英文翻譯

 

Illuminations  Democracy

 

Arthur Rimbaud

 

“The flag fits the filthy land, and our argot drowns the drum.

 

“In cites, we nourish the most cynical prostitution. We slaughter logical revolts.

 

“To fragrant republics in flood! To serve the most monstrous military-industrial exploitations.

 

“Goodbye here, no matter where, Goodwill recruits understand: our philosophy will be ferocity; ignorant of science, cads for comfort; to hell with thesputtering world. This road is real.

 

“Forward, march!”

 

彩繪集  民主

 

韓波

 

“旗幟飄向淫穢之處,我們的方言淹沒了鼓聲。

 

“在中心地帶,我們滋養最冷酷的賣淫行為,我們屠宰合理的起義。

 

“向潮濕的香料國度前進!從事最駭人聽聞的軍事剝削。

 

“告別這裡,不管何去何從,善意的招募,懂嗎:我們有兇殘的哲學,對科學茫然無知,在舒適裡為惡,毀滅現存世界,這才是真正的道路。

 

“前進,行軍!”

 

 

這首散文詩裡 韓波對法國的民主政治進行了攻擊  在法國這個filthy(骯髒淫穢)之地  argot(暗語方言)之聲淹沒掉代表革命的鼓聲  法國內部 滋養賣淫 卻將合理的革命扼殺 因為“民主” 懂吧  民主就是要選舉 不能遊行 不能用人民直接力量 不能暴力   什麼是賣淫 什麼是合理卻不合法的起義 打開新聞你現在就看的到了(賣淫是個象徵 應該不只是真正的賣淫吧……)

 

這2段都和現在的台灣莫名的符合 但是再來幾段就令人感慨萬千了  之前講的是法國內部 現在是法國的對外關係了  民主的法國 對外卻是帝國主義 極盡剝削之能事  香料島嶼是殖民地的象徵 以軍事為後盾 支持殖民剝削  欺壓弱小國家 榨取資源與市場  向法國本土告別 不論去哪殖民 民主法國的哲學  就是對外殖民剝削 兇殘壓榨 缺乏純真的科學求知精神  為了自己的舒適 以作惡換取 毀掉這世界 才是民主真正的作法 

 

這在台灣都不會發生 人家出國外交是殖民 台灣出國外交是送錢  所以說和台灣的現狀有點像又不太像 但是不約而同的  兩國都是民主政治 實際卻都骯髒齷齪(怎麼想起了拉法葉 哈哈哈哈哈)

 

象徵派的出現 單純以詩來說 就是古典 => 浪漫 => 寫實 => 象徵的改良過程(有點複雜 XD 改天再說) 但是這是不夠全面周延的  象徵派出現的另一重要原因 是當時的社會環境 其實社會狀況  也和詩派息息相關 包括以上幾派 與象徵詩人同時的法國小說  也是法國著名的那幾位 左拉 巴爾札克 福樓拜 莫泊桑等人  他們的小說都十分“社會關懷” 因為浪漫的法國大革命過後  法國進入了一治一亂的時代 第1第2第3什麼王朝與共和交替出現  後來民主了 很多社會問題卻沒有改善(現在的中國? 驚)

 

於是 小說家投入了社會改革的鬥爭 但是詩人走向離世之路  象徵主義 極度自我中心 這是標準的 系出同源的一體兩面  對益發嚴重的社會問題 小說家與詩人選擇截然不同的兩種對應之道  但是 造成寫實主義自然主義和造成象徵主義的環境  卻是一樣的 也就是民主政治外衣下 實際的陰暗與“不可說”逼出來的

 

然而 活在那時代 不可能不受引響的 就算你是極度自我的象徵詩人  也會受到政治的影響吧 韓波後來當過軍火商 在20歲不寫詩之後……

    網路艦長日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