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轉文 曾昭旭充份展現自己拙劣程度的文章

 

說實話 這篇文章第一眼看下去就很不順眼 內容呢?可查證的部分亂七八糟 邏輯推理的部分更是詭異  如果這就是我們台灣“國文大老”寫文章的水準與見解深度……

 

先不講是不是“愚行” 首先“取經”的部分 切入點約100年前左右  清末民初之際 如果一位國學大老是以自己本位出發 為自己臉上貼金

 

“據說耶穌會的教士們對中國士人竟然不須信仰宗教就能有如此優美的人格,感到不可思議。原來這正是因為中國文化的精彩處在生命哲學的探究,在身心安頓的修養,在生命性情的抒發。”

 

這倒無可厚非 反正這是見人見智的看法(我才不同意) 

 

但是接下來比較中西文學 整整2大段 簡直是個宇宙無敵大笑話  我們看看國學大老曾大頭的原文

 

“在詩、文、小說、戲劇四大類型之中,西方文學的重鎮是在小說、戲劇,這適合去展示人間結構與生命現象。中國文學的精華則在詩文……”

 

如果連國學大老對西方文學的了解都是這樣 我可以直言台灣沒救了嗎?

 

分遠近2個部分來看 遠古年代(直到莎士比亞左右好了)  全世界大概還沒有“小說”這個名詞 也沒有一個人自認寫的是小說  西方在莎士比亞前寫的是什麼呢? 從幾千年前的希臘 到莎士比亞年代  寫的絕大部分是“詩” 不論敘事詩 長詩 史詩 牧歌(荷馬“伊利亞德” 維吉爾“阿涅埃斯” 但丁“神曲”……)  劇本倒是不少(希臘知名悲劇 例如“伊底帕斯王” “安提戈涅”)

 

所以古代西方文學 詩和劇本為主流 但這不代表西方人不寫文章  如果說著作論文算文章 亞里斯多德 柏拉圖 還有一些羅馬作家  還有豐富的宗教文學(聖奧古斯丁“懺悔錄”)   還有哲學著作(伊拉缪斯“愚神禮讚”)

 

事實上 莎士比亞對到中國 大概已經是明朝後期的年代……我們必需提醒曾大頭 中國廣義的詩最後高峰大概是元曲  之後明清出名的都是戲劇和小說……(很抱歉 明清“詩文”多數沒什麼價值 垃圾倒是一大堆  誰叫某人發明了“八股文取士”)

 

連最基本的比較基礎都亂七八糟 不說對西方文學了解的貧乏  連對中國文學都認知錯亂 至於下一段講東西文學創作的動機  我覺得根本不用說什麼 只能說這種話都寫的出來 根本沒救了……

 

接著曾大頭開始嘴炮他的中文頭最大論 中國為什麼保留象形文字?我猜直接的原因是因為廣義來說 中國文化從來沒有分裂過  自成一格 而且個性文化非常封閉排外 等於是象形字和中國文化綁在一起  如果沒有強大到一定必需分開的理由 永遠沒有分開的一天  是因為“沒有理由” 不是“為什麼沒有”(加上使用人口永遠都夠撐住)

 

“由於缺乏外在定型結構的支撐,所以中文的使用更與使用者的生命存在狀況息息相關。換言之,中文更容易暴露言說者或行文者的生命實況。當一個人使用的語文破碎,他的自我便也是破碎的;他的話說得粗鄙油滑,他的人便也粗鄙油滑。台灣近年來台面上的人物說話經常鄙陋不通,虛誇無信,我們也大略可以從而知其人品。”

 

這段話我以為早就被留在上個世紀的落伍思想垃圾桶了……

 

再來是曾大頭要我們中西兼顧……

 

“不似傳統中國人雖圓融卻易胡塗,傳統西方人則多精明也易猥瑣。”

 

我可以直言“糊塗”是什麼狀況嗎? 就是連基本邏輯能力都缺乏  該有的知識都不清不楚下 官大學問大 胡言亂語 自以為是  像這篇前面講到中西文學就是很好的例子 

 

至於“猥瑣”呢? 我認為這是“商人性格” 西方的文藝復興  和商業文化脫不了關係 人民富了 自然想些有的沒的  商人性格是精打細算 這方面不論東西方商人 其實一樣“猥瑣”  雖說不知道曾大頭對中國商業發展了解多少……

 

“我也常覺得台灣的中學生其實只須國文、數學兩科學好就行,因為國文是人文素養之基,數學是科學思辨之母,兩種基礎奠定,其他都可從此導出。”

 

“或者說,我們的學生學習中文與英文,其實應該用不同的方式,掌握不同的重點。學英文其實要專注於文法,分析句子的結構,才能得其精髓。(當然若只求生活、旅遊應用得上,是只須說得溜就行。)而學中文則應當玩味語感,鍛鍊字句,從而體會情意,遊心物外,才能知其精妙。”

 

希望不要哪天曾大頭當上教育部長 造成的災難不會比三隻小豬部長小  本質上確實“文理”是知識的基礎 但是“文”和“理”  不等於“國文”和“數學”2科 而是“已有知識”和“邏輯推理”   我們永遠面對的都是未知 只能用已知推未知 這才是文理的真義  不是真的“國文”和“數學”2個科目……

 

看到曾大頭推薦的英文學習法 我的血也快吐光了 如果那套鬼話有用  台灣英文能力怎麼會在每個人至少都學過3年的狀況下  還是差勁依舊 沒有溝通能力?

 

國文學習法? 象牙塔大頭不懂“應用”和“非應用”的差異  我要是再不原諒他 我已經沒血可以吐了

 

最後 曾大頭所謂的“必然結論” 以他詭異至極的邏輯   說“必然”我也無言以對

 

台灣文化最大的特色就是“大雜” 如果這點都不寫出來  也難怪整篇看完 連點像樣的結論都吐不出來

 

一位任教於淡江大學中文系 出了很多書 也算名氣不低的教授……

 

中華文化要復興 台灣要建立典範 靠這種人我看是一點希望都沒有  也難怪某些主張去中國化的人士 隨便丟一句  “學那麼多中國東西有什麼用 基本邏輯都不通有用嗎?”  就天下無敵了

    文章標籤

    曾昭旭 淡江大學 中文系

    全站熱搜

    網路艦長日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