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文章老實講 沒什麼特殊之處(楊照聖誕節出這種文 騙錢! 敷衍!)不過裡頭提到“孟喬森男爵(Baron Munchhausen)冒險”這本書的3個故事  尼爾蓋曼Neil Gaiman的“美國眾神 American Gods”裡 那個唬濫土地公  就講了其中的2個故事(融化的聲音和頭長櫻桃樹的鹿) 如果看過這本書的  應該看美國眾神時一眼就發現真相了

 

迷人的誇張推論

 

楊照  中國時報

 

再多的資訊,再複雜的資料,包括像一整本百科全書那麼多的內容,都可以紀錄在一根一公尺的棒子上。聽過這樣的說法嗎?
 
道理是這樣的,給每一個字母,連同標點符號和空格、分段一個代表數字,然後將數字串起來。例如說01代表a,02代表b,15代表o,11代表k,27代表空格,那麼英文「a book」就可以寫成012702151511,然後在前面加上0.,找到棒子上剛好等於0.012702151511公尺的地方標一條線,於是量棒子量出標線位置長度數字,就能夠轉譯回「a book」了。

 我們可以把整本百科全書都用這種方法換成數字,當然是很長很長很長的一串數字,不過不怕,反正小數點後面可以容納無限多位數,然後一樣找出棒子上跟那個數字相應的長度,標上去,那一條標線不就等於紀錄了整本百科全書嗎?

 很漂亮的方法吧!唯一的問題:在現實上做不到。我們沒有辦法在棒子上量到那麼小單位的長度,小數點後面幾百億位數,已經遠小過最小粒子的規模,絕對無從設計製造那樣的量尺,也絕對無法準確找到相應的那個長度,更不可能有別人準確量出那小數點後面幾百億位數的長度,來還原數字紀錄的資料。

 現實上不可能,卻無害於這種推論想像的樂趣。人有推論的習慣,更有從推論中得到樂趣的本能。和推論相比,現實經驗太狹窄了,推論一不小心就超越現實範圍。很多故事提供的,其實都是推論的樂趣,這也就說明了為什麼那麼多好聽雋永的故事,都帶有濃厚的超現實成分。

 在很冷很冷的聖彼得堡搭馬車,馬車夫吹起角笛,沒有發出任何聲音。車到了旅館,車夫將角笛掛在壁爐邊的牆上,角笛卻響了。喔,原來是剛剛的聲音凍僵了,遇熱才溶化發出來。

 同樣是冬天,到了下大雪的波蘭,把馬栓在雪地裡的木樁上就睡著了,第二天醒來發現自己在教堂前的廣場上,可是馬呢?馬怎麼不見了,被偷走了嗎?抬頭一看,馬趴在教堂的屋頂上,原來栓馬的木樁是被大雪埋起來的教堂屋頂十字架!

 去打獵,看見一隻美麗的鹿在前面,開槍才發現子彈用完了。不甘心眼睜睜看鹿跑掉,隨手拿了櫻桃的籽裝進槍膛裡,砰,射中了鹿的額頭,可是鹿還是大搖大擺地跑開了。兩年之後再去同一座森林裡打獵,碰到了一頭特別的鹿,花色美麗,而且額頭上多長了一根角,仔細一看,那不是第三隻角,是一棵小櫻桃樹。

 這些是「孟喬森男爵(Baron Munchausen)冒險」裡面幾個有趣的故事。那本書全名叫「孟喬森男爵在酒會中談到的水陸驚險旅行和出征冒險」,如果有人真的在酒會中碰到孟喬森男爵,一定會笑著罵他「吹牛」、「瞎扯」,可是卻又一定走不開腳步,一直停在他身邊想聽更多的「吹牛」、「瞎扯」。

 用對的方式誇張推論,讓「吹牛」、「瞎扯」比現實真實更吸引人。

    網路艦長日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