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安娜的辯護,
雖然表面上是完全以女性為出發點的,
但卻不知不覺陷入了一個陷阱,
落入了男性觀點的圈套,那就是,
為什麼安娜一定要是個精神上的被照顧者呢?
丈夫不能滿足她的精神,但她有想過要滿足丈夫的精神嗎?
儘管丈夫似乎缺乏精神層面,但安娜有想過主動改變這一切過嗎?
還是她也是看臉的,碰上帥哥弗龍斯基就迷失了?

這到是一個非常關鍵的看法,是呀,
為什麼女人一定要是接受者,而不能主動些呢?
這不是就是因為女生就是弱者,
所以只能做個接受者的男性盲點嗎?

我們不妨回頭看看小說的時代好了,1880年代的俄羅斯,
注意年代和地點,這是我一直強調的,
托爾斯泰寫這篇小說,主要還是要反映時代的問題,
如果是現在的女生,以上的問題當然構成了致命傷,

我舉張幼儀做例子好了(雖然她不算當代人),
她是被徐志摩拋棄的第一任妻子,
可她家是“開銀行”的,所以她後來經營銀行經營的很不錯,
成了有名的銀行家,可是安娜,並沒銀行給她玩啊,
她人生唯二的寄託,就是孩子和與弗龍斯基的愛情,
都得不到 她也沒有別的目標能夠寄託,
所以最後在絕望下跳軌自殺了。

托爾金小說魔戒裡頭的洛汗國公主伊歐玟,
就是一個十分典型的例子,她為什麼不乖乖待在後方,
像一般老弱婦孺一樣,卻要親自上戰場作戰,
而且抱著“生亦何歡,死又何懼”的心態戰鬥?

因為她的哥哥雖然心情煩悶,
但是總有軍隊供他調度指揮,馳騁疆場,發洩痛快,
可身為公主(當然是女生)的依歐玟,
只能每天守在家裡,眼睜睜的看著巧言如何蠱惑國王希優頓的意志,
卻無力阻止,這種無力無耐,讓依歐玟連生命都能拋棄,
只求能痛痛快快的但求一戰,“生亦何歡,死又何懼”,
有多少男性勇士能做到這一層?

安娜不只沒有銀行可以玩,也沒有半獸人給她打
(其實安娜的外遇和依歐玟的上戰場,都是當時社會所不能接受的,也就是女人的悲劇),
不然在百般無聊的狀況下,說不定她也會起來保衛家園的。
1880年代的俄羅斯,安娜,真的不像今天的女生一樣,
有那麼多的選擇的,更何況做一個心靈上的“給予者”,
這也太強人所難了吧。
所以,我再度的強調-時代因素,
什麼叫“時代的悲劇”,就是這樣!
所以假設安娜生活在今天,她的正當性就沒有那麼的強烈了,
但安娜是個“1880年”的“俄羅斯”“女人”,
這三個因素合起來,才是悲劇真正的核心,
也是托爾斯泰想要表達的重點。

“女人,妳的名字是弱者”
這年代當然過去了,可安娜已經死了。。

文學賞析課看電影 "浮生一世情" 改編自安娜卡列妮娜
有關安娜卡列妮娜的一些討論 拋磚引玉真有用
有關安娜卡列妮娜的第3篇討論 ~為安娜的丈夫辯護
安娜卡列妮娜第4發 ~ 俄羅斯女性形象的藝術編年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網路艦長日誌 的頭像
網路艦長日誌

重重雷區的網路艦長日誌

網路艦長日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