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幾天看了不少東西啊 先是把罪與罰看完了  然後又解決了滑汁滑吱 雖然說平淡中富含深意 但……但……平淡的會失去專注力 真糟糕 整本詩集中  充滿了冗長的 無聊的 平淡的…… 好了 不說了 

 

 

這麼說好了 拜倫一句寫完的東西 滑汁滑吱先生可以寫上一節  而且滑汁先生的取材來源非常小 難怪老了就江郎才盡  寫不出什麼東西來了 (什麼 各位大學者認為有別的原因……我知道你們也要寫論文的嘛 哈哈哈)  不過嘛 的確“某些”詩 如果認真的體悟  是會有如一股清新的感受的 例如“未訪亞羅” “問與答”   另外我覺得“太陽早已下山”很有童詩的味道 是篇佳作(我把它的翻譯和編排改了一下  變得很有詩意)  “頌詩:憶幼年而悟不朽(不朽頌)”則是用了特長的篇幅  寫了一半篇幅就可以講完的道理 喔喔喔 他的慢節奏  我覺得和俄羅斯的契可夫後期作品有的比 ~~~

 

另外最重要的是 因為他那首最有名的“詠水仙”  害我激發了翻譯的慾望 就把它翻譯來了(其實是修飾別人的翻譯啦 不過反正已經和自己翻譯差不多了  整個句子的編排都不同了 變得很……中國風???)

 

如下:

 

我似浮雲孤獨遊盪

高高飄流峽谷之上

乍見一片茂密鮮芳

金黃水仙遍地開放

它們在那湖濱蔭裡

陣陣舞姿隨風飄逸

 

如銀河繁星連綿不絕

忽明忽滅輝映星夜

水仙漫延湖灣沿岸

延伸前方金黃燦爛

一眼望去便是萬千-

歡舞同時把頭頻點

 

閃亮水波歡舞水邊

可那歡樂不及水仙

結伴友朋如此快樂

詩人之心充滿歡樂

一看再看了無領悟

此景予我何種財富

 

因為有時我心迷茫

沉思默想獨自臥躺

閃耀眼前盡是水仙

一身孤孓引領上天

我心此刻盡是笑顏

起舞翩翩隨那水仙

 

 

充分的達到對齊的目標 ^ ^ ” 而且唸起來 比較“和諧”  畢竟英文和中文的發音是不一樣的

 

最後 附帶一提 滑汁先生活了80歲  是當年有名詩人當中 難得的高壽 不過這個基本上沒什麼重要的  因為他45歲(?各家說法不一)之後就沒有什麼有名或不錯的作品了  史稱“Wordsworth's anti-climax”(滑汁滑吱的不振 不振是詩的方面啦 不要亂想喔) 

 

說到這個 讓我想到法國的莫泊桑先生  他的短篇小說取材範圍也是不大 不過他年紀輕輕就發瘋死掉了   沒有等到他的不振來臨 他如果活老一點 會不會也發生不振呢?雖然這是一個沒什麼意義的問題 不過……有人要寫論文的嘛  分析為什麼不振會發生 和是否某些人不振特別容易找上他(就像看姿勢就知道某些投手容易受傷一樣) 應該會是一個不錯的論文題目吧

網路艦長日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