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真名示人強者的詩

解剖開始 一首完整之作即將被解構再造
最近看了Robert Lee Frost佛洛斯特的介紹 有些思路好像可以套用
不過我還是不要想太多 儘量以寫實去推測想像
大致看來 這是首有關符號 時間的一流佳作

十三個片段

先看題目“13個片段” 雖然13是個擁有眾多意義的數字
不過這裡應該單純指13節吧
這首詩應該只有明顯2段 不過我把它切2刀變3段來看看

我們在雄偉的圖書館門廊
靜靜整理自己模糊的影子
希望看見一些熟悉的姿態

設法證明
我竭盡心力以各種符號指涉的事物
在我的想像外仍堅強地生活

白色的雀鳥飛越想像的邊境
嘲弄我徒勞地捕捉

我們漫步在密林包圍的湖濱
不知道蘆葦的盡頭
有沒有遺留湖心小島的訊息

我們攜手在濃霧瀰漫的清晨散步
足底的泥濘如久候的陷阱
小巧的憂傷突然伴著潮濕的空氣
在我的呼吸中潛伏

前5節的時間應該是半夜到清晨(神奇的是 為什麼清晨會在圖書館外面勒?
合理的解釋 大概是想像的地點 或是為了後面的寓意)
人認識的世界必須透過感官 但是這其中和真正的世界有多少落差?
就算沒有被人用符號定義 玫瑰不叫玫瑰 它還是香的
如果說圖書館代表人類的知識與定義 那麼第1節圖書館(代表人智)
和第2節(代表自然)的對比 微言大義立現
(也打擊了我最反對存在主義的觀點之一 “因為人存在才有意義”)

第4第5節應該是實景 開始營造情境 憂傷小巧 潛伏在矇矓的清晨
潮濕 微暗 矇矓 常常被用在憂鬱的情境中

我們在大霧中道別
過不久就是全新的溫暖早晨
精神飽滿的晨歌如烽火傳遞
不熟識的閣樓住戶猛然推開窗子
看見我們的影子指著同一個方向

我重複且不間斷的述說
對於生活的美好想像
因此你該試著從這一頁
分辨一股淡香
介於玫瑰與中國菊

林木有時自動退開
讓出一條似乎通往湖濱的小路
走了幾步
枝葉又重重疊疊
以綠色掩上

這3節只是我為了方便才切開 第6節以下應該都是一體的
第6節一掃清晨的憂傷氣息 隨著氣溫升高 陽光變強 健康的形象誕生
影子指向同向代表什麼意思呢? (該不會只是白描吧 @@)
其實我不確定 不過回頭看第1節 “黑夜”時的影子是模糊的
現在“陽光之下”的影子卻是清晰的 影子是形態的反射 也就是說
外在條件變好之下 本來模糊的形態更清楚 代表……信心增強?

因此開始想像美好 再來第7節這個高級象徵也難住我了
“這一頁”從何而來? “介於”其中的“淡香”又是什麼?
我猜“頁”可以解釋為“生命之書” 如果這樣想 那麼“淡香”
指的是人生經歷 玫瑰偏濃香 中國菊偏淡香 “介於”其中意謂中庸
代表濃淡適中的人生 並且要懂得“分辨”

第8節應該是寫實 頗有趣

在春日明媚的陽光下
所有色彩都回歸粉嫩的白
所有半沉於水畔的惺忪夢境
揮揮手略盡歡迎的責任

時間常在陰翳的中庭
仰望雲的聚散
留下左右複沓的冷淡足跡

像是誤入密林一般猶豫
在每一道分岔的小徑拋擲硬幣
尋找我
我帶領你拜訪密林盡處
炫目的陽光展開生活的每一種可能

細碎的水花拍擊
故事的上百種版本破碎 起伏
你的形象如遠遠盤旋的白鳥
我在泉畔的石上
向你伸出適合停棲的手勢

(我向著山谷的入口呼喊你的名號
你在泉水流淌的溼地
書寫我的名字 )

我們就著白色的瓷杯組坐了許久
陽光斜照
許多對話在想像邊緣
自動完成

隨著陽光增強 一切事物都染上陽光變成白色
第10節感覺是突然插進來的 看不出什麼關係
雖然第6節“我們”已經“道別”了 為什麼再來2個人會……

每條小徑都是人生道路的縮影 什麼可能都有 就像丟硬幣
但是第11節已經“我帶你”了 第12第13節該不會是重逢吧?
只是幹嘛先道別再瞬間重逢……這次我真的無從解釋了

被換掉的第12節 就沒有原文順(所以我接回原文)
上百種可能的人生 前面用“分岔的小徑” 這裡用“水花拍擊”
來形容人生(上百種版本)的“破碎起伏” 顯然是個高級修辭
然後我叫你比出“適合停棲的手勢” 這裡把人生象徵為“白鳥”
第3個形容“你”(生命)的用詞 簡直是太完備了 有靜有動
(詩中的“你” 可以指一個人 也可以廣義的看成“人生”)

所以回頭去看第3節的“白色雀鳥”

白色的雀鳥飛越想像的邊境
嘲弄我徒勞地捕捉

如果雀鳥代表人生 代詞置換後赫然出現的是 人生飛越想像的邊境
人完全無法捕捉人生 也就是說 人無從控制自己的命運

然後我們坐了許久 直到陽光斜照 顯然詩中的時間
由開始的半夜 清晨 經過白晝 已經來到斜陽的黃昏
“白色的瓷杯”有種老人茶的感覺 經歷密林裡無數岔路之後
也該是“停棲”的時候 喝著老人茶 無言 對話自動完成
這2句獨立來看也是傑作 在詩裡更有意義

"13個片段"解剖報告......下......這就是象徵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網路艦長日誌 的頭像
網路艦長日誌

重重雷區的網路艦長日誌

網路艦長日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