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slawa Szymborska 辛波斯卡  這位1923年出生於波蘭的女詩人 歷經世界大戰 共產黨統治 到鐵幕崩塌開放 1996年時得到諾貝爾文學獎

 

就我看過的詩裡面 詩的品質算是相當優良 兼有創意與結構  詩的內容引人深思 充滿高度哲理 卻不是形而上的抽象  而是日常生活隨處可見的反思 所謂的清新小品

 

當然也存在一些缺點 碎碎念 落落長 是她的詩第二印象  她的文句不是很精煉 常常會拖的太長 然後……就散文口語化了

 

流派方面 我不確定 應該說她不算哪個流派 就是出世寫自己的詩  像狄金生一樣(當然不像她宅到下半輩子足不出戶) 她不寫詩的時候  有在替人寫書評 幾年下來各領域的書寫了130篇書評(所以還是很宅 應該可以確定)

 

我覺得她的靈感與描述對象 和狄金生類似 都是由“浪漫主義”發源  浪漫主義有2個主要詩種 政治詩和愛情詩(男生興趣喜好的關係?)   還有些對大自然的感嘆詩 狄金生和辛波斯卡幾乎沒有政治和愛情詩  和浪漫主義很不一樣(女生的興趣喜好?)

 

但它們發源的感情類似 都是帶著一股衝動 毫不考慮的寫下感想  因此清新易讀 或是換句話說 這些是同一種理念 用在不同對象的創作

 

關於散文口語化 這其實也不是絕對的壞事 最早的詩是講故事  神話史詩一類 可想而知 其實就是敘述 或是歌詞   當然和講話沒兩樣 古希臘羅馬史詩其實就是無韻的(沒有韻腳) 況且硬是押韻 往往會變成打油詩 所以詩一定要押韻  這是完全錯誤的觀念

 

口語化的詩 看起來比較親切 平民化 易懂 是它的好處  對一般人來說 詩是複雜難解又高度象徵 詩人在自high的東西   和學術評論界排斥 把口語化視為罪惡 脫不了關係  隨便一篇詩獎評審紀錄 都能看到這種論調 

 

過度講求用字用精煉 準確的結果 就是倒果為因 只重型式而缺內涵  就像戰術堅持魔人 戰術跑的很漂亮 投籃卻不進一樣  因為戰術只是輔助 投進才是根本

 

所以辛波斯卡的詩 才能如此易讀 不用什麼學問都看的懂  但也常顯得太過隨性 有一堆碎碎唸 或是用過多的角度和字句  去描述一個東西 然而 隱藏不住的 是這些顯而易見的缺點之下  浪漫的真情創造

 

 

辛波斯卡 博物館 1962 39歲

 

這裡有餐盤而無食慾

有婚戒然而 愛情至少已三百年

未得回報

 

這裡有一把扇子─粉紅小臉如今何在?

這裡有幾把劍─憤怒如今何在?

黃昏時的魯特琴弦音不再響起

 

因為永恆缺貨

十萬件古物在此齊聚一堂

土裡土氣的守衛正在美夢

他的短鬚靠在展示窗上

 

金屬 陶器 鳥羽

無聲慶祝自己戰勝時間

只有古埃及黃毛丫頭的髮夾痴痴傻笑

 

王冠比腦袋命長

手敗給了手套

右腳的鞋擊倒了腳

 

至於我 你看 還活著

正如火如荼的和我衣服競賽

這傢伙的戰鬥意志超乎想像!

多想在我離去後繼續存活!

 

人活著必有一死 所以人生等於搖籃到墳墓的幾十年間 沒有例外  那為什麼我們活著 生命為何存在?

 

不用博物館 我們日常生活使用的一切 至少都會活的比我們久  塑膠袋 保特瓶 鐵鋁罐 這些不會分解的產品 壽命都永超過我們  光以壽命論 人類真是十分卑微的東西

 

博物館裡 主人都死光了 物品卻繼續活著 所以 人類不論做了什麼大事  都不會改變他只有那短短幾十年的生命這件事  所以這該是一首悲觀的詩? 但是看完以後 卻沒這麼單純 

 

最後一段 是種屢敗屢戰的激勵 反正都生下來了 除了拼了  好像也別無他法 至於短到不行的壽命 至少每個人都一樣短……

 

這就是積極與消極的差別 屢戰屢敗與屢敗屢戰的差別  也是為什麼同樣是人 同樣只有幾十年壽命 生活態度差這麼多的差別  註定敗亡的戰爭 還是得永遠打下去

 

 

辛波斯卡 巴別塔 1962 39歲

 

這首詩我沒有記下來 詩整首是一個整體 要整首看 再配上標題  才會領會辛波絲卡想表達的意思

 

事實上這首詩句子分開看 一點意義都沒有 巴別塔就是聖經那座(故事請自行搜尋) 之後衍生義大概是“眾說紛紜 莫衷一是”  這首詩是兩人對話 但不能算真正的對話 因為兩人根本是各說各話  但兩個人卻一直說說說 全無交集

 

奇怪嗎? 其實很常見 講話真的是想溝通嗎?

 

 

辛波斯卡 寫作的喜悅 1967 44歲

 

埋伏在紙上伺機跳躍的 

是那些隨意組合的字母

團團相圍的字

使它們逃脫無門

 

一滴墨水裡包含數量龐大的獵人

獵人瞇著眼睛

準備撲向傾斜的筆

包圍母鹿 瞄準他們的槍

 

他們忘記 這並非真實人生

另有法律 白紙黑字統治此地

一瞬能隨我意志無限延續

如我願意就能分割許多微小的永恆

佈滿暫停飛行的子彈

非我下令這裡永不會有事發生

沒有子彈會違反我的意志掉落

沒有草葉敢在蹄的句點下自行彎身

 

那麼是否真有這麼個

唯我獨尊的世界?

真有能讓我以符號鎖鏈捆綁的時間?

真有永遠聽命於我的存在?

 

寫作的喜悅

保存的力量

人類之手的復仇

 

作家領土宣言 此地是我開 此樹是我栽!

 

寫作時一大樂趣 就是享受當皇帝的無上權威 這首詩寫的很貼切  管你筆下英雄多威武 美女多漂亮 作者要你死你就得死

 

最後一段 先回想一下5年前的“博物館” 人生在世註定戰敗  那為何而活? 如果把死亡當作失敗 那每段人生都是失敗的  但是人的短暫生命中 卻能留下自己的創作 這是生命延續的另一型態  所以 寫作是快樂的 在我創造的世界 永遠必須無條件聽命於我  而且又能夠保存下來 永遠流傳後世

 

面對人類永遠打不贏的大魔王-時間 這是唯一反制復仇之道  讓創作與時間永遠共存

 

也能視作“博物館”一詩的解答 好的詩人不會只丟問題  會嘗試尋求解答 儘管不一定是最好的解答

 

炮炮詩選 辛波斯卡 Wislawa Szymborska ......宅女碎碎唸

轉轉文 正義宅女 辛波斯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網路艦長日誌 的頭像
網路艦長日誌

重重雷區的網路艦長日誌

網路艦長日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