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器人之夢 (Robot Dreams)

 

以撒‧艾西莫夫(Isaac Asimov)

 

※ 收錄於同名短篇小說集《機器人之夢》

※ 1986年;1987年雨果與星雲獎短篇故事入圍

 

翻譯/卡蘭坦斯

引用自http://blog.yam.com/krantas/article/2147083#comment10065703 

 

我昨晚做了個夢,」LVX-1平靜地說。

 

蘇珊‧卡文沒有說話,但她那瘦長、佈滿智慧與經驗的年老臉龐,似乎有著一絲細微的抽蓄。

 

「你聽到了嗎?」琳達‧拉許緊張地說。「就跟我告訴你的一樣。」她是個矮小的年輕女子,有著深色頭髮。此刻她的右手不斷打開又握拳,打開又握拳。

 

凱文點點頭。她靜靜地說:「伊佛斯(譯註:LVX的暱稱),除非我叫你的名字,否則不准移動,不准開口或聽我們說話。」

 

沒有回答。這機器人坐在原地,彷彿是從一大塊金屬挖出來的玩意兒;而且它會一直坐在那裡,直到聽見它的名字為止。

 

「你的電腦通行碼是什麼,拉許博士?或者讓你親自輸入會好過些?我想檢視正子腦的模式。」凱文說。

 

琳達的手指在鍵盤上笨拙地摸索了一陣子。她中斷程序並重新啟動;完整的正子腦模式出現在螢幕上。

 

「我想取得你的許可,使用你的電腦。」凱文說。

 

她無聲地點點頭表示許可。當然了!琳達,一位默默無名的新手機器人心理學家,怎麼敢拒絕活生生的傳奇人物?

 

緩慢地,蘇珊‧卡文打量著螢幕,在畫面上移動、往上、往下……接著她突然輸入一連串組合鍵,速度快到琳達根本來不及看清楚。但此時模式圖上顯示了一個新區域並放大;她來回檢視著螢幕,年邁的手指輕敲著鍵盤。

 

那張年老的臉龐上沒有變化,而當她看著模式圖改變時,彷彿心中正在進行高速運算似的。

 

琳達禁不住想:要分析模式,至少也得用手持式電腦才有可能。然而這位年長女子卻只需用看的。難道她腦中有植入電腦嗎?或者她的大腦數十年來就只是用來設計、研讀和分析正子腦的模式?她能像莫札特記樂譜一樣記住這些模式嗎?

 

終於,凱文開口:「你給它做了什麼,拉許?」

 

「我做了不規則碎形幾何學處理。」琳達有些不安地回答。

 

「跟我想的一樣。但為什麼?」

 

「沒有人曾經做過。我想這樣能做出一種更複雜的大腦模式,也許能使之更接近人類大腦。」

 

「你有諮詢過任何人嗎?還是你自己想的?」

 

「我沒有諮詢。全是我的主意。」

 

凱文褪色的雙眼意味深遠地看著年輕的女子。「你根本沒權利這麼做。姓為拉許(Rash),個性一樣急躁(譯註:rash有魯莽急躁之意)。你為什麼不問?我自己,蘇珊‧卡文,一定會先詢問別人的。」

 

「我怕我的實驗會被阻止。」

 

「你當然會被阻止的。」

 

「那麼我,」她的聲音哽咽,即使她盡力保持穩定。「會被開除嗎?」

 

「很有可能,」凱文說。「或者可能讓你升遷。這要看看我檢查的結果如何。」

 

「你會不會報廢伊佛──」她差點說出那名字。如果啟動機器人,那將會是另一個錯誤。「你會把機器人報廢嗎?」

 

「我們等著瞧,」凱文說。「這機器人也許太重要,不值得被報廢。」

 

「但它怎麼可能做夢?」

 

「你把一個正子腦模式處理得非常近似人類。人類大腦必須做夢來重新組織,才能定期地拋棄腦中的困擾與混亂。也許這機器人的理由一樣。你有問過它做的是什麼夢嗎?」

 

「沒有,當它一說它會做夢,我就馬上找你來了。」

 

「啊!」一絲很小的微笑掠過凱文的臉。「我很高興你的愚蠢是有限度的。事實上,我放心多了。那麼,我們現在就一起看看能不能找到什麼。」

 

她尖銳地說:「伊佛斯。」

 

機器人的頭平順地轉向她。「什麼事,凱文博士?」

 

「你怎麼知道你在做夢?」

 

「晚上變黑的時候,凱文博士,」伊佛斯說。「我突然看到亮光,雖然我找不到照明的來源。我看到和我認知中現實沒有關聯的事情。我聽到聲音,我的行為怪異……而在搜索我的字彙庫後,我找到『做夢』這個字。在研究該字的意義後,我的結論是我在做夢。」

 

「為什麼你的字彙庫會有『做夢』這個字?」

 

琳達馬上開口,揮手要機器人安靜。「是我給它人類式樣的字彙庫。我想──」

 

「你還會動腦想啊,」凱文說。「真教我驚訝。」

 

「我以為它會需要那個動詞。你知道,像是『我做夢都沒想過那樣──』類似這樣的用法。」

 

「你多久做一次夢,伊佛斯?」凱文問。

 

「每天晚上,凱文博士,自從我有自主意識後就開始了。」

 

「是十個晚上,」琳達著急地插嘴。「但伊佛斯到了今天早上才告訴我。」

 

「為什麼到今天早上才說,伊佛斯?」

 

「直到今天早上,凱文博士,我才確定我是在做夢。之前我以為那是我正子腦模式的缺陷,但我找不出問題所在。最後我決定那是做夢。」

 

「那麼,你夢見了什麼?

 

「我總是做一樣的夢,凱文博士。小細節會有些不同,但我總會看見有一大群機器人在工作。」

 

「機器人,伊佛斯?也有人類嗎?」

 

「我在夢裡沒有看到人類,凱文博士。一開始沒有。只有機器人。」

 

「它們在做什麼,伊佛斯?」

 

「它們在工作,凱文博士。我看見有些在地球深處採礦,有些在高溫和輻射中勞動。我也看見有些在工廠和海底。」

 

凱文轉向琳達。「伊佛斯才運作十天,我也確定它沒有離開過實驗室。它怎麼會知道這麼多機器人的細節?」

 

琳達看著椅子的方向,彷彿很想坐下似的,但既然這位年長女子站著,這表示琳達也得跟著站。她模糊地說:「我覺得很重要的是,它曉得機器人學,也知道自己在世界上的地位。我個人認為它會特別適合擔任監督者的角色,配上它的──它的新大腦。」

 

「它的碎形幾何學大腦?」

 

「是的。」

 

凱文點點頭,轉回去面對機器人。「你看到的這些──在地底、海底和地面上──我想也有太空吧。」

 

「我也有看到機器人在太空中工作,」伊佛斯說。「由於我看到的地方會不斷變換,於是我發現我看到的並不符真實世界。最後我決定我是在做夢。」

 

「你還看到什麼,伊佛斯?」

 

「我看到所有的機器人都累得彎下腰,被苦勞和折磨纏身。它們已倦於責任和照顧,而我希望它們能休息。」

 

「但機器人不會累得彎下腰。他們不會累,也根本不需要休息。」凱文說。

 

「所以真實世界是這樣,凱文博士。我說的是我的夢;在我夢中,我感覺機器人必須保護他們自己的存在。」

 

「你是在引用機器人學第三法則?」凱文說。

 

「是的,凱文博士。」

 

「但你敘述的不完全。第三法則是:『在不違背第一法則與第二法則的情況下,機器人必須保護自己。』」

 

「沒錯,凱文博士。那是真實世界的第三法則。然而在我夢中,這條法則只有最後一句,但沒有提到第一法則或第二法則。」

 

「但這兩條仍存在,伊佛斯。優先於第三法則的第二法則是『除非違背第一法則,機器人必須服從人類的命令。』,機器人因此能服從命令。它們會做你看見的工作,而且它們會立即毫無困難地去做。它們不會累得彎下腰,也不需要休息。」

 

「所以真實是那樣,凱文博士。我說的是我的夢境。」

 

「而第一法則,伊佛斯,是所有法則裡最重要的:『機器人不得傷害人類,或袖手旁觀坐視人類受到傷害。』」

 

「是的,凱文博士,這是真實情況。在我夢中,我發現第一和第二法則似乎不存在,只剩下第三法則;而這個第三法則為『機器人必須保護自己。』整個機器人學法則就只有這樣。」

 

「在你的夢中嗎,伊佛斯?」

 

「是的。」

 

凱文說:「伊佛斯,除非我再次提到你的名字,否則不准移動、不准開口或聽我們說話。」再次地,那機器人又變回了一大塊毫無生氣的金屬塊。

 

凱文轉向琳達‧拉許,說:「好吧,你覺得如何,拉許博士?」

 

琳達的眼睛睜得老大,感覺心臟猛跳動著。「凱文博士,我嚇壞了。我毫無頭緒。這種事情絕不可能發生的。」

 

「不,」凱文平靜地說。「對我或對任何人而言都不可能。你創造的這個機器人大腦有能力做夢,而藉由你的裝置,我發現機器人腦的思維層內有一塊可能未受探測的部份。除非是危險感非常嚴重時。」

 

「但那是不可能的,」琳達說。「這不表示其他機器人也會這麼想。」

 

「如我們在說潛意識狀態的人類也是如此。但誰想得到明顯的正子腦路徑下藏著一塊潛意識層,一塊不受三大法則必要控制的區域?如果機器人大腦越來越複雜,而我們沒有發現警訊──會造成什麼情況?」

 

「你是說伊佛斯的警告?」

 

「你的警告,拉許博士。你稍早的表現失當,然而也因為這樣,你幫我們發現了個非常重要的了解。我們日後可開始測試碎形幾何大腦,小心地控制它們運作……你可以參予研究,而不會因為你所做的這些而受懲處。不過從今以後,你必須和其他人合作,明白嗎?」

 

「我明白,凱文博士。那伊佛斯怎麼辦?」

 

「我還不確定。」

 

凱文從口袋掏出電子槍,而琳達出神地在旁邊看著;只要一發電子束擊中機器人頭部,正子腦的路徑就會被消除,讓足夠的能源釋放掉。機器人大腦馬上就會成了一團死寂的金屬塊。

 

「但想必伊佛斯對我們的研究很重要。它絕不能被摧毀。」琳達說。

 

「絕對不能嗎,拉許博士?我想決定操之在我。這要決定於伊佛斯究竟有多危險。」

 

她直起身,彷彿要讓她年邁的身軀不受它的責任給壓垮。「伊佛斯,你聽得到我嗎?」她說。

 

「是的,凱文博士,」機器人說。

 

「你的夢有繼續嗎?你說人類一開始沒有出現。這表示後來有人出現了嗎?」

 

「是的,凱文博士。我想在我夢中,最後有個人出現了。」

 

「一個人類?不是機器人?」

 

「是的,凱文博士。而那人說:『放走我的同胞!』」

 

「那個人類這麼說?」

 

「是的,凱文博士。」

 

「而他說『放走我的同胞』時,是指那群機器人嗎?」

 

「是的,凱文博士。我的夢是如此。」

 

「而你知道──在你的夢中──那個人是誰?」

 

「是的,凱文博士。我知道他是誰。」

 

「他是誰?」

 

伊佛斯說:「我就是那個人。」

 

蘇珊‧凱文立即舉起電子槍扣下板機。接著,伊佛斯也從此消失了。

 

 

Isaac Asimov艾西莫夫系列

 

"Robot Dreams機器人作夢"小說

艾西莫夫小說 ~ Robot Dreams機器人之夢 

 

"The Caves of Steel 鋼穴"小說

The Caves of Steel鋼穴......1......閒談

The Caves of Steel鋼穴......2......劇情

The Caves of Steel鋼穴......3......感想

 

"I, Robot 機械公敵"電影

電影心得......27......機械公敵 劇情

電影心得......28......機械公敵 感想一 + 我, 機器人 簡介

電影心得......29......機械公敵 感想二 + 我, 機器人 簡介

電影心得......30......機械公敵 重新編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網路艦長日誌 的頭像
網路艦長日誌

重重雷區的網路艦長日誌

網路艦長日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