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仲丘案能辦到現在這個程度,已經是奇蹟了,至此,真相幾乎可以全盤拼湊出來。

洪慈庸07 

洪仲丘的姐姐洪慈庸,讓人不愛上都難

 

前文 洪仲丘案,徹底查辦,沒有真相,沒有原諒

 

洪仲丘事件本身,可能沒有許多人開始猜測的那麼惡質,但反映出來的卻是台灣軍隊這隻大怪獸不堪入目的真面目,軍方與政府對這個案子的反應,比造成洪仲丘之死的那些人,更加惡質。一句話,令人絕望。

 

前文說到,本案可以分成三部份:把洪仲丘送禁閉室的542、執行光速體檢的新竹813軍醫院,還有害死人的269旅禁閉室。但此案後續牽引出來的影響,又可以分成三個層面,以上三個部份,都只是第一個層面,在七月三日洪仲丘送醫確定死亡後,隨後第二層的軍方處置,與第三層的政府心態,才是讓這個案子鬧這麼大,以及令人絕望的原因。

 

畫面之內:

 

畫面指的是“禁閉室的監視器畫面”,監視器拍下了洪仲丘生前整段禁閉的過程,這是542、新竹813軍醫院與269旅三個單位,一連串非法行為的總合。已知事實是,有兩段畫面消失,分別是七月一日的80分鐘,與七月三日洪仲丘送醫前的30分鐘。

 

軍方對這些消失畫面的理由是……我真的不知道他們現在用什麼理由,軍方說法反覆,一變再變,簡直把人民當白癡。本來不少人對這事沒這麼關心,就是聽了軍方對畫面變成“國防布”的說法,才整個火氣都冒出來!(尤其那些和洪仲丘一樣同為預士的退伍人員)

 

  國防布1  

 

莒光作文簿半年沒寫的理由,雖是很爛的笑話,仍有一絲絲合理性;十幾支監視器畫面同時消失這麼久,敵人剛好打來怎麼辦?即使10分鐘螢幕沒畫面,都可能是生死攸關的大事(例如敵人潛入破壞),戰情官會立刻調查,要畫面消失30分鐘或80分鐘,各位學長學弟學姐學妹,請容我說一句:“絕,對,不,可,能!”

 

奧坎剃刀說,兩個可能性的比較,應該選取簡單的那個。這裡的兩個可能,一是監視器剛好同時故障,二是事後蓋上國防布滅證,我想,事後國防布應該是比較簡單的那個。當然,也有可能真的是監視器就這麼巧合,在千不該萬不該的時候故障,假如你相信這個可能,就不要往下看了。

 

** 畫面之外,軍方之內

 

監視器到底拍到什麼,要讓軍方連夜消滅畫面?事實上拍到什麼根本不是重點,因為即使拍到戒護士對洪仲丘灌水或拳打腳踢(這句只是舉例,事實上應該沒有拳打腳踢),或是有校級軍官比醫官早到(這才是合理的處置,因為有人中暑倒下,戒護士不可能不趕快通報,輪值的軍官一定會先到),然後延誤洪仲丘的送醫時間,結果也只是畫面拍到的幾個人要完蛋,其他長官頂多連坐,被行政處份之類的,可能會影響未來升官,但總之責任不大。

 

這才是軍方最壞的地方!269旅高層得知洪仲丘死亡後,不知道往上報到哪個階級,總之最後有人下了黑掉畫面的決定,並且堵住現場與事後看過畫面的一大堆嘴(一定超過20人)。這個計畫不可能天衣無縫,因為牽扯太多人,太多單位,也拉進太多“本來沒他事的軍官”,所以為什麼張友驊有料到可以每天一爆再爆?原因很簡單。

 

驊神  

 

軍方出事時的第一反應是“掩蓋事實”,這是榮譽與道德徹底淪喪的證明(正是老長官批評的:不要臉),這就算了,事後更高層得知狀況,想的竟然是“以拖待變”,於是各單位開始分工合作,檯面上以跳針王金生一號機為首,每天跳針,模糊焦點;檯面下一堆馬路部隊,專放假消息、煙幕彈,例如“洪仲丘體檢時問了報告要七天,嗆說關不到他,所以當場撕掉報告,只好下午重做一次。”這條馬上就被踢爆的假消息。

 

“藏”之後,軍方的戰術就是“拖”,正常的話,風頭幾天就會過去,整件事自可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然而,洪仲丘事件莫名其妙的鬧超大,大到前所未有的地步,竟然有三萬人上街包圍國防部,給了軍方沒法短期結案的壓力,還讓民檢介入調查,而且查的是軍方最怕的“滅證”,軍方沒像樣招式之後,只好且戰且走,開始拋些愚蠢的爛笑話,例如沒畫面是因為怕打雷所以關機、洪仲丘因為是下士所以不寫週記之類的,後來連花一億收買洪家的終極絕招都使出了,還好洪家頭腦清楚,沒有上當。

 

事情至此,洪仲丘事件早已從一開始的“管教不當”,升級成“軍方共犯結構”,甚至變成影響志願役招募的“國安問題”,我是國防部長的話,我也趕快辭職算了,現在問題大到連部長都沒法處理。洪仲丘是過度操練致死,這沒有問題(有低血鈉症,或沒有低血鈉症,都是過度操練致死),然而事後的延誤送醫,湮滅證據,聯合串供,混淆偵辦,才是讓這個案子搞到軍方沒法下台的原因。

 

畫面只要能復原,甚至只要能證明,畫面是被黑掉的,一串讓畫面黑掉的共謀中高級軍官,即使不是什麼重罪(湮滅證據真的不是什麼重罪),也會讓軍方正式的顏面掃地。軍方唯一的重點,就是堵住這個可能,讓桃檢用一些很可笑的理由來結案,目前看來,這似乎是必然發生的事了。洪仲丘案也將成為大家都知道發生什麼事,但正義不得伸張的遺憾。

 

*** 軍方之外:

 

難道那一票該負責的軍方人士,就會這樣船過水無痕?這樣想就太天真了,台灣軍隊某個角度上,和黑社會很像,基本上“國法不入,家規難逃”。這些搞出麻煩的軍官士官,國家的法律大概是動不到他們,但軍方自己的整肅和清洗絕對逃不掉,軍方一向是這樣辦事的,大家都是“自己人”,“我們”不會給“你們”欺負,我們自己的事自己處理。

 

從事發之後,大批志願役士官與現役或退役軍官的言論,就可以看得出來,軍方對外是鐵板一塊。其中我認為最有代表性的是以下這位:他是國防醫畢業,後來提早退伍,去美帝讀了博士,現在是榮總醫師與陽明大學副教授,在專業上,無疑是令人佩服與信賴的前輩。(他真的超厲害,可以只看新聞來隔空診斷,NASA應該高薪聘請他,用無線電替太空人治病)

 

http://www.wretch.cc/blog/wleemc

 

他當年批判軍方不遺餘力,幾年來寫了幾百篇文章指責國醫的不是,可是洪仲丘事件爆發後,他寫了超過十篇文章,包括狀況不明下就批評北醫畢業的醫官,還有一直鍵盤診斷洪的病情,堅持絕對沒有過度飲水引發低血鈉症,甚至用“孬種”批評洪仲丘發簡訊求援的行為。以一位醫師與大學教授的身份,講出這種有失師道,醫德淪喪的失態言論。(後來把孬種刪掉了)

 

 

紅案之賤  

 

李醫師兼教授的心態多半是這樣的:

 

我當過兵所以最了解國軍,國軍的錯只有讀過軍校的我懂,只有我可以批評,外人都是没讀過軍校的孬種,不配評論辛苦的國軍。”

 

借用強者我朋友的說法:“軍隊體系的厲害之處是"有難同當"一個人被罵跟一群人一起被罵感覺差很多。”所以軍方現在把事情經營成,“一堆外人在對抗我們整個軍方”,這些軍人自然就“有難同當”,認為是外面在欺負國軍。為什麼軍檢辦不了案?強者我朋友:“軍檢辦不到的原因是因為軍方的反應是一場"對抗外人的戰爭"”。

 

這樣的軍方,即使事後用家規處理了這次的失職人員,也不是什麼伸張正義,而是“亂搞給我丟臉”的處罰,也就是黑社會用私刑處理小弟的層次。可想而知,要改變這一切,不可能由軍方內部著手。

 

政治冷感患者看到這裡可以轉台了。

 

要解決這問題,只有從軍方之外的更高層次下手,也就是政治層面,所以洪慈庸在跟第一層與第二層的鬼打了20幾天架之後,終於講出要第三層的人,三軍統帥馬總統出來面對。這不是泛政治化,而是在國軍內部鐵板一塊下,要求軍方處理注定徒勞,唯一的辦法,只有用政治力介入,硬是突破軍方的國防布,並且修改相關的法規,避免類似事件再度發生。事實上,當初陳長文大老的投書也有一樣的觀點:

 

"在此民氣可用之際,如果僅專注在個案正義的彰顯,顯然是不夠的"

"馬總統指示國防部成立專案小組檢討濫權,如果層級只在國軍內部,這只能說是鋸箭式的檢討,觸碰不到根本核心。部隊不是沒有督導機制,國防部的內控有效的話,洪仲丘案何至發生?"

"調查的目的,不僅僅在於究責,而是要系統性的去檢視軍隊的每一個環節與規定,才能凸顯出規定的合理與否"

洪仲丘案/國軍改革未成功總統仍須努力 | 民意論壇 | 意見評論 | 聯合新聞網

 

陳長文何許人也?陳長文批評馬英九,誰敢說不是?洪案根本就是政治問題,只有用政治手段能夠解決,但這也是洪仲丘案,正義最後必敗的無奈,因為這幾年來,這個政府幾乎沒什麼事是處理的好,能讓人安心的。我們的民選總統,擁有689萬票的超高人氣,卻搞到支持度跌破20%,這不是能簡單辦到的,假如這個政府大部份的事都做不好,為什麼我們能期待,洪仲丘案會是例外?為什麼我們要不成比例追洪案的真相追到底?因為開始連洪案都不敢辦,後面軍方改革的哪件事可能辦好

 

騜握手  

 

有興趣的人,自己看看以下幾篇文章,我就不多嘴了,反正,一個政府做不好,換掉它是唯一的方法,至於具體上要怎麼做?政府是人民選的,人民要為自己的選擇負責,不要期待聖人降臨,民主就是,自己的選擇,自己扛起責任!

 

時事文 - 從一個士官的死亡談起

公民教召與軍隊事務改革

時事文 - 從一個士官的死亡談起part2

我的國家生病了

道別就像死去一點點, 而我不想死去

 

 

洪慈庸10  

真的很令人心疼她以後可以代言口罩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重重雷區的網路艦長日誌

網路艦長日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