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台灣出現了狂犬病例、帶有狂犬病毒(rabies virus)的野生鼬獾咬人、台灣野外狂犬病可能已經四處流行的消息才因此曝光。

水豚01  

可愛的水豚屬於嚙齒目(鼠輩)、絕大部份不會感染狂犬病

 

許多熱心人士、包括記者、醫師等等、主動宣傳一些訊息、教育大家相關的知識、與防疫的措施、相當令人敬佩。

怪醫千羽有關狂犬病的介紹:

台灣Z戰(淺談狂犬病)

獨立記者關魚相關報導:

隱匿狂犬病疫情一年,農委會自曝其短

中山大學教授的專業見解:

狂犬病事件顯示台灣社會的理盲與科學教育的重要

究竟什麼是保毒動物?

 

羊二  

但是羊就有機會能感染狂犬病了、只是不會致死

 

不過也有些流傳的資訊是錯誤的、我想雖然我不是醫師或獸醫等專業人士、但身為研究演化的聞氰、看到對於演化相關的錯誤認知、有義務出來澄清、並提供正確的觀念。

 

先來個題外話。我要強調、疾病本身是醫學或生物的問題、然而防疫是100%的“政治問題“、為什麼?因為防疫不是實驗室能辦到的事。實驗室處理的不過是整個防疫的一小塊、整體防疫要靠的還是政府、要有部會首長掌握狀況、規劃防治戰術、旗下公務員執行各項防疫措施、總之、防疫如作戰、在現代國家、防疫靠的是國家機器的動員、與國家資源的投入。既然要動用國家的力量、就要有官員與政客參與、因此、防疫是100%的政治問題、防的好、就是官員或政客的政績、可以加分、防不好、就是官員或政客的敗筆、會被扣分。這次這個政府、竟然讓狂犬病這樣全面性的爆出來、要負很大的政治責任!

 

回正題、我要澄清的是這篇文章下頭Alec的留言。這位Alec網友、是標準“讀半本書症“的患者、也就是懂一些知識、卻沒有全面的理解、導致對資訊有錯誤的解讀。他的論點主要有三點、遺憾的是、三點都是錯的。

隱匿狂犬病疫情一年,農委會自曝其短

 

* 檢測狂犬病毒

 

“如果去年有人發現山上有不明死因的貍獾屍體,發現時都不知道死幾天了,就算把屍體丟給任何研究機構去立刻做RT-PCR或抗體檢測,就真的查得出是狂犬病、其他腦炎或其他病因嗎?......有人真的能夠在病毒被環境破壞前,確定死因是狂犬病嗎?“

 

其實他自己的回文裡就有答案了:“即使病死的動物屍體被別的動物吃了,傳染力也早就下降或完全失去了,可能還對吃掉屍體的動物產生免疫效果。“

 

不難理解吧?能讓動物產生免疫反應、建立抗體的低或無活性病毒、當然可以被檢測的方法偵測出來、只要懷疑有狂犬病、用“檢查狂犬病的方法“去測試、自然可以得到結果(不過當然不能把檢體放到海枯石爛那麼久)。至少以這個例子看來、死掉一陣後的動物、雖然已經沒有辦法做抹片(impression smear)用顯微鏡直接觀察、卻仍然可以用核酸(RT-PCR)或抗體(IHC、FAT)的間接方法測出病毒的痕跡。

 

** 病毒演化關係

 

“報載這次的狂犬病病毒基因序列與中國狂犬病病毒相似性在87~92%之間,可是中國2009年在江西取樣的貍獾狂犬病病毒樣本......幾年前中國就已經可以畫出這樣的狂犬病病毒基因圖譜了,台灣哪時候才要做?台灣沒人要做的話,還是把基因序列資料上傳到國際公開的基因體資料庫,讓大家都能檢閱吧?"

 

真的讓我寫出此文的、其實是這段、廢話不多說、我先列出這篇論文(Ming et al., Journal of General Virology, 2010)的樣本來源:

Picture 2  

 

這篇論文的分析樣本、來自中國十四個省的四種動物(狗、人、鹿、黃牛)。它們的演化親緣關係、用的是狂犬病毒的"G基因"、狂犬病毒是RNA病毒、"G基因"是一個全長1572個RNA的基因、這裡是用"G基因"來代表各株病毒、解釋如下:

Picture 3  

 

畫出來的演化樹、也就是各地病毒族群的親緣關係、如下圖:

Picture 1  

 

很明顯、所有分析的病毒、可以大致分成三群(I、II、III)、而第一群(I)又可以分為 a、b、c、d、e 共五個小群。

 

要做台灣狂犬病毒的親緣分析、就是把台灣狂犬病毒的“G基因“序列、和那一堆中國還有其他地區的狂犬病毒序列擺在一起、照一樣的方法畫樹、假如台灣的病毒畫出來、和Ib這群最接近、就可以推論、台灣的病毒和Ib這群病毒可能有共同的來源、同理、假如和III這群最近、就可能是和III這群病毒有共同來源、假如台灣的病毒落在這三群之外、那麼就意謂、台灣的狂犬病毒是在中國那三群分家之前、就已經和中國的病毒獨立了

 

我們回到Alec的問題:“幾年前中國就已經可以畫出這樣的狂犬病病毒基因圖譜了,台灣哪時候才要做?

 

先挑個外行人會犯的名詞錯誤、由使用“基因圖譜“這名詞就可以判斷他對這方面是外行了、這個分析叫作“演化樹“、或“親緣關係圖“(phylogenetic tree / relationship)、而非“基因圖譜“。“基因圖譜(gene mapping)“指的是“基因在染色體上的位置“、和“演化樹“是截然不同的觀念

 

為什麼中國有、台灣卻沒有這樣的樹?因為沒有狂犬病樣本、當然不會有分析!請問沒有的東西是要怎麼做?而現在有了、自然就可以依上面我提到的方法、來研判它們的關係。闡明親緣關係之後、下一步才是研究台灣狂犬病毒分家的時間點、原則是“序列差愈多的分家愈久“、但這會受很多因素影響、所以單一G基因的指標是可以做、但可信度可能不夠、還需要加入別的指標一起(單純分子演化序列上的、以及野外的病例追蹤史)、才能比較可靠的判斷。

 

至此、我有提到病毒間相似度幾%的問題嗎?當然沒有、因為這不是問題。在比較病毒親緣關係時、用的是病毒裡一個"G基因"的1572個RNA、而不是用整隻病毒、直接比較兩隻病毒間整套基因組(genome)差異多少、意義並不大。

 

報載這次的狂犬病病毒基因序列與中國狂犬病病毒相似性在87~92%之間,可是中國2009年在江西取樣的貍獾狂犬病病毒樣本與中國其他狂犬病病毒相似性最高到 97%。狂犬病病毒雖然是比DNA不穩定、容易突變的RNA病毒,基因中單一核酸的年變異率才萬分之一,比流感病毒低。最高相似度低5%,意味著它與中國狂犬病病毒可能是幾十年前才分家的,也就是國民黨接收台灣時帶過來的那批,而不是最近才來台灣的

 

這段鬼打牆我不想深究、其一、病毒差幾%意義不大、其二、整個突變率的資訊和算法都是錯的。

 

最後說明一下、為什麼要研究狂犬病毒間的親緣關係?判斷親緣關係有什麼價值?

 

scientific thinking  

取自  狂犬病事件的科學與政策議題結構,還有記者們你應該訪問誰?

 

以上簡介的親緣分析方法、由上圖可以看得很清楚、屬於“實證“的部份、目的是為了測試之前的“假說“。換句話說、做親緣關係的目的是闡明這次台灣發現的狂犬病毒的來歷、看看到底是本土的遺毒、中國或其他地區亂入的、或是來自跨物種的轉移?而用親緣分析找到可能的答案後、才可以對症下藥、也就是後面“結論“的部份。

 

做任何研究、用的所有方法、都有它的理由和脈絡、而不是“為什麼別人有做、我們不做?“那麼直觀的反應啊!

 

有關更詳細的分析方法、請看下文

 

狂犬病毒的浪漫ㄈㄈ尺之旅:從狗狗到鼬獾

 

 

*** 為何隱匿疫情該死?

 

洪仲丘事件、軍方隱匿案發時的監視器畫面、才讓事情一發不可收拾、愈鬧愈大、也暴露了整個軍方的黑暗。

洪仲丘案,徹底查辦,沒有真相,沒有原諒

洪仲丘案,掩蓋真相,軍人之恥,政府之愧

 

現在狂犬病事件、幾乎是同樣的狀況重演、目前沒有確定的證據、但由疫情鬧到這個程度(洪仲丘到院時的低血鈉濃度)、可以推斷這個疫情早已蔓延(推斷洪仲丘被狠操三天)、那過去整段時間、相關的政府到底在幹什麼?蓋國防布嗎?

 

國防布   

 

狂犬病在台灣不是常見的疾病、沒有風聲醫師根本就不會懷疑、也會白白錯過發現與治療的關鍵時間、這是會害死人與大批野生動物的!動物就算了(愛護動物人士請見諒)、現在誰知道狂犬病就潛伏在你身邊的哪隻動物身上、牠一咬傷你、你就要趕快去打一針疫苗、否則狂犬病病發必亡?SARS這種非預期新疾病也就算了、任狂犬病這麼危險的古老疾病在台灣蔓延流竄、像什麼話!

 

這就是Alec網友犯下的第三個錯、也許他邏輯没問題、但切入的前提就錯了、後面通通没意義。相關討論怪醫千羽與關魚已經講的夠明白、我就不多嘴了。

 

網路艦長日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