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無愧享有民主

雨傘行動 

幾個月來香港爆發過數次抗爭,卻往往雷聲大雨點小,都是當天收工,沒一次過夜,沒想到這回出乎意料的大爆發, 至今單靠香港當局本身已無法應付,中國高層似乎打算以拖待變,期望香港「沈默的多數」能將局面撥亂反正。

 

台灣該如何看待香港的抗爭?中國當年許下「一國兩制」的承諾,當初香港人大概沒有想到,有中國特色的一國兩制,就是「新疆射子彈,香港丟催淚彈」;對於直選,「朕沒給的,你不能要」。對於這種說話不算話的人治國家,台灣與其交流,能夠不戰戰兢兢,天真的以為「利大於弊」嗎?

香港警方多次向佔中示威者釋放催淚彈

維吾爾副主席:中國對新疆莎車軍事鎮壓

 

有種說法是,英國治理香港多年,都沒給香港民主,如今香港人的自主程度,早已遠勝英國統治的年代,那還有什麼好抗爭?問題是,不認舊帳的是中國,而非英國,況且回顧歷史,民主從來不是統治者「給」的,畢竟大權在握的既得利益者沒有理由,為何要釋出權力?

 

英國多年對抗、美國獨立、法國大革命,爭取民主,分散權力的歷史幾百年來血跡斑斑,毫不和平。相比之下,台灣的民主得來太易,許多人誤會民主真的是天賦人權,而非奮戰獲得的成果。近來有個知名魚類臉書粉絲團,提出一個問題:「在人民的民主素養開化之前,我們真的有資格擁有民主嗎?」

魚類粉絲團

 

爛問題也可能引出好討論,這就是了。何謂「民主素養」?簡單來說,民主的目的是保障人民的尊嚴與權利,民主是其手段,以「數人頭取代打破頭」的方式,協調出對大部份人最好的結果,協調的過程與結果當然有好有壞,然而民主是人類文明至今,所能想到最好的處理辦法。擁有以上認知的人,也就具備了基本的「民主素養」。

 

假如具備民主素養,自然不會對誰有資格擁有民主還有疑問,因為人人平等,小到家門口的公共工程,大到國家前途的決定,人人都有參與政治,爭取自身權利的資格,甚至民主社會的一大好處,就是即使毫無民主素養的人,也擁有民主賦予的權利與保障,更何況,民主是活的,徒有制度並非民主,唯有多數人認清民主的價值,並積極參與,才能讓民主社會正常的運行。

誰有資格擁有民主?

 

該魚類粉絲團另一重點是強調「體制內的長期改革」。的確,體制內的緩慢革新對民主社會的健全相當重要,只是當民主都被剝奪,事態急速惡化之際,意謂體制已經失靈,那麼還寄望體制,實在緩不濟急;更別提奪去民權,步步進逼的掌權者,此時最希望聽到的就是這類言論。周潤發講得好:「政府在這個議題上,整天叫我們香港人袋住先。為什麼不可以叫政府自己先袋住先?」

體制外抗爭的必要性

 

站出來的香港人不見得說得出一番民主的大道理,但他們勇敢出頭爭取自身權利的行為,就是民主的實踐,民主絕對不是行禮如儀的定期投票,而是身體力行。今年太陽花運動結束後,黎智英先生為文《 站在尊嚴的高地上》,有段話令人感動:「我的心今次被太陽花學運學生的情操電擊,擊退了我良知的麻木,也點燃起我心裡的火,照亮了麵包以外人性的另一方。 我看見尊嚴比身體實在,我看到活在沒有尊嚴的繁華殘墟裡將來的悲哀,我霎然醒覺。」

站在尊嚴的高地上

 

身為台灣人,見到眾多香港人如此不畏強權,勇敢對抗, 我想對香港人說,機會難得,不會再有,撐下去,有出席就是有出息,不論最終結果如何,比起所謂「沈默的多數」,你們都有資格擁有民主,因為你們沒有放棄,身為一個人的尊嚴。「沉重的枷鎖會掉下,黑暗的牢獄會覆亡,自由會在門口歡欣地迎接你們,弟兄們會把利劍送到你們手上。」

致西伯利亞的囚徒

 

1001 by 馮展鵬 

香港分析文 :理性上中國不會向香港動武

香港分析文:香港立法會與曾鈺成

香港分析文:香港的墮落與重生之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重重雷區的網路艦長日誌

網路艦長日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