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點寫在開頭:2014年3月17日,以總統為首少數人的意志,意圖繞過國會審查監督,強行通過與中華民國最大敵人中國的服貿協議。此舉嚴重侵犯代議民主的原則,此例一開,最糟糕的可能是,未來比照通過兩岸統一協議。

加拿大助拳人金波大仙  

感謝加拿大助拳人金波大仙   via 這裡

 

道別就像死去一點點, 而我不想死去

之前寫過一篇文章,大意是台灣的民主與自由,可能喪失於某些人自以為是的善意之中,那篇文章完全沒有指名道姓,是因為我覺得情況並沒有非常急迫,所以只講通則概念,讓聰明的讀者自行領悟即可。只是,我萬萬沒有想到,這天來的這麼快,短短幾天內,台灣的民主面臨重大危機。

 

我不是學經濟與國際貿易的,對相關議題大概就一般鄉民的程度,服貿雖然影響台灣整體又深又廣,但對我個人直接相關不大,所以很慚愧的,之前一直都沒什麼關心,直到3月18日,學生團體衝進立法院,占領會場之後,我才稍微研究了一下這個事情。

 

一個經貿外行人,能有什麼看法?幸好我還有基本的智商與常識能運用。首先,政府方面把服貿講的跟仙丹一樣,不過通常廣告都會誇大,但應該也不至於像某些意見,認為服貿是什麼賣台協議,中國實質上是台灣的重要貿易夥伴,雙方簽定某些協議是相當合理的,而任何條約,一定有得有失。

 

再來,一個政治要執行,必定要有相當的民意基礎,至少,也要過半的人不反對。對於服貿這種牽連廣大的政策,取得足夠的民意支持,不但是執行上的必要,也是政府對人民基本的責任,就算台灣人民都是智障,政府也要尊重這些智障的選擇。

 

關鍵在,我們是民主國家,政府必需反映民意,專業的政策提案,當然要交給專家,但決定執行與否,仍然要人民同意,不能讓專家獨斷獨行,這是民主政府的基本原則(這不只是理想,還有相當實際的理由,後面再講)。而服貿協議,不管內容如何,現實上它就是個民意基礎不穩的政策,那麼由於覺得對人民有利,因此繞過正常的監督程序,直接強行通過,就是直接違抗民主的千古罪人。

 

對,我就是在指名道姓的講你,立委張慶忠,還有你背後的老大,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不管事情之後怎麼發展,你們都已經是台灣民主的千古罪人。

 

這已經和經貿知識無關,而是民主社會基本的運作法則,舉個例子:你覺得馬英九比蔡英文差,你的朋友卻想選他當總統,所以你可以為了「為台灣好」的理由,把你朋友打昏,幫他投給蔡英文嗎?萬萬不可!民主社會的人民,即使做出智障選擇,也是自己要承受後果,你不能替笨蛋做聰明的決定,更不能強迫笨蛋接受你的選擇,這就是民主!

 

民主就是人民要為自己的選擇負責,代議民主裡,人民選出來的民意代表,替人民把關,素質差勁的選民,會選出素質低落的民代,但再怎麼樣,這都是人民的選擇。你只能直接控制自己的那一票,要影響他人,要靠說服、教育和宣傳,而不能蠻橫的用:「我比你聰明,我這是為你好,聽我的就對」這種「強迫」的手段,這是最基本的素養。

 

何況,人都有私心,大家的利益都不一致,這個政策可能對你有利,對我不影響,又對他有害,而民主社會裡,人人是平等的。利益衝突時,要用溝通、協調這些手段來處理,這就是為什麼不能讓專家獨斷獨行的原因,很簡單,想像一個場景:化學系希望預算大部分採購藥品,語文系要求購入藏書,物理系認為投資對撞機才對,生物系覺得新定序機才是潮流……。

 

大家都是對的,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人提出要求時,一定希望對自己愈有利愈好,但整體資源是有限的,必需分配給大家,民主在具體實行上,就是這個分配資源的過程,讓大家都能接受,所以民主不見得效率突出,可是最能達到公平分配資源的目的(其實用語不太精確,外行人無誤)。

 

民主的敵人,是那些高高在上者,自以為高人一等,自己的眼光比其他低等人好,所以都該聽他的做,偏偏又不見得真的多厲害,這恰好是現在服貿的狀況。當然,心存偏見者永遠都有辦法護航,這次最有道理的說法,是服貿協議屬於「行政命令」的層級,而不屬於「法律」,因此不需要立法院以審查法律的方法對待。可惜這個最有道理的詭辯,也禁不起基本智力的檢驗。

 

我也是法律外行人,就用最簡單的說法舉例:行政院發出「行政命令」,宣告走路都要靠右邊,否則剁手指,請問這種命令能直接執行嗎?當然要讓立法院審查通過後,成為法律,才能生效。服貿的道理一樣,而且它是台灣和中國「特殊國與國」間的關係,影響巨大,等級怎麼可能低落成「行政命令」?

 

要看專業的可以看這篇,我想,智力正常的都看得懂

點這裡

 

這種護航的水準,充份反映了服貿繞過審查的荒謬,沒錯,逐條審查也許和直接通過,實質內容上不會差多少,但關鍵是程序,此例一開,後患無窮,以後哪個任性的總統,想曲解條約,便宜行事,都因此有了前例可循,這個漏洞將徹底摧毀台灣民主的根本。服貿與我無直接關係,我也不懂經貿,無從判斷,所以我不太過重視服貿的內容,然而民主與我切身相關,這種任性,愛怎樣就怎樣的手段,對台灣傷害太大。

 

我認為這也是為什麼,這次學生抗議迴響這麼大的原因。你有種史上第一次繞開立委審查,有人就有種史上第一次攻占立法院!抗議不是請客吃飯,這個惡質作法後患無窮,如果不能即時因應,展現夠力的對抗與決心,以後只是會被直接吃乾抹盡。而我推測,警方除了第一天半夜4次輕度攻門,想奪回立法院之外,至今3天都沒有大動作,也許也是因為,這次吃相太過難看,眾怒難犯。

 

另一個護航說法是,這些學生都被民進黨的政客利用,否則為什麼學生的行動與訴求幾乎和民進黨完全一致,卻和國民黨截然不同?這種人就是滿腦子藍綠,把正常腦區壓縮過度,導致智能不足。學過科學與邏輯的都知道,原因和結果的關係該如何建立,A和B兩者相關,可能是A是原因,B是結果,或顛倒過來;也可能C才是原因,A和B都是結果;又可能A和B沒有直接關係。

 

只看得懂兩件事相似,就認為兩者有因果關係的,連基本的邏輯都沒有。要能正確解釋,通常必需要知道原因、機制與結果,才能完整的描述一件事。服貿這件事就是國民黨的少數人做的太絕,引發任何有基本智能,認真關切過這件事的人的反感,但國民黨多數人卻只能啞口無言,才會顯示出目前的結果。慎重強調,現在立法院的抗議,不是藍綠問題,而是智力問題。

 

我從占領立法院的第一天就開始收看現場直播,就算人不在也會掛著畫面,因為這是保障那些抗議勇士的辦法,愈多人看著,這個不義的政府就愈不敢傷害他們,每晚我都很擔心一早起來,邪惡降臨,學生都被抓走,這讓我想起一個故事。

 

從前有個移民成立的新國家,被宗主國的軍隊痛擊,一場堡壘攻防戰中,宗主國的強大艦隊猛烈炮轟堡壘,有位詩人在旁目擊,相當擔心堡壘的安危,天亮後,守軍撐過了整夜的攻擊,堡壘上的旗幟仍然飄揚。詩人大受感動,寫詩一首留念,100多年後,那首詩成了這個新國家的國歌。

 

歌詞有兩句是這樣:

 

Oh, say does that star-spangled banner yet wave

你看星條旗不是還高高飄揚

O'er the land of the free and the home of the brave?

在這自由國土,勇士的家鄉?

 

那個新國家一開始只有13個州,國土不大,國內兩派又對立嚴重,而且外頭強敵環伺,內憂外患,前途完全不令人看好。

 

小國國歌的故事

旅人行腳 - 麥克亨利堡國家保護區 (Fort McHenry National Monument)

 

小國國歌

其實你可能已經聽過它《黑暗騎士:黎明升起》裡

電影心得......235.....The Dark Knight Rises 黑暗騎士:黎明昇起......感想三

 

小國國歌的全文

美國國歌1  

 美國國歌2  

via here

 

《變形金剛3:復仇之戰》是很長的爛片,它的預告片還比較好看,更別提台詞摘句了:

 http://www.youtube.com/watch?v=OndmjW9nag8

從今以後他們會這樣問我們:當地球被占領時你們在哪裡?

你也許已經對我們失去信心但千萬別喪志現在起戰場是你的了。」

 

比較老派的電影,像是《英雄本色》就會像這樣: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0vFlpqNI6o

「你們到來是為了解放人民,你們將得到自由。你們要怎麼得到那自由,你們肯打仗嗎?」

「對抗那些?不,我們會逃跑,我們能活命。」

「抵抗,你可能會死,逃跑,你能活命,至少一陣子,然後好幾年後,死在床上。你們可願意,用將來的每一天,換取今天這個機會,就這次機會,回到這裡,告訴我們的敵人,他們可以奪去我們的生命,卻奪不走我們的自由。」

 

潛台詞是,你就算逃跑也活不了多久,抵抗,尤其及時的抵抗,還有個機會能夠勝利活命。

 

可是,占領立法院,難道不是暴力行為該被繾責嗎?問題的關鍵在,民主本質上就是發明來避免暴力的(用談的和用選的,代替用打的和用搶的,所以在民主狀態下,的確任何型式的暴力都有討論的空間,然而現在問題出在,民主快要被奪走了,這時已經不再是正常的民主狀態,動用暴力因此成為保衛民主的一個選項(另外一開始獲得民主,例如革命或獨立戰爭,也都是相當血腥暴力的行為,而且除了一開始進場之外,這次抗議目前都相當和平因此,對於了解狀況的台灣人,這次抗議的暴力目前都還不是問題,但對一意孤行的政府高層,假如使用暴力想強硬解決,那就是罪上加罪

 

這篇文章比較的專業討論了暴力這個問題

點這裡 

「我們在學校所學的法律,是一個民主國家的法律系統和法律原則,所以當這一套系統在面對一個專制獨裁的政權時,現實上是會失靈的,因為專制獨裁政權系統不可能承認民主國家概念底下的判準。

不是死亡,就是重生

 

生科吳昌征促性素的文章:

By name of democracy, they are occupying Legislative Yuan

當代議式民主的基礎與政府行使行政權的正當性都已經消失,接下來能夠做的,就是把這些權力拿回來,施以直接式的民主,逼迫政府聽見人民的聲音。這也就是現在佔領立法院的這些學生們正在做的事情。也就是說, 就是因為堅信民主,所以你才會看到他們踩取這個行動。在我看來,這是一種對自己身為民主國家公民,最負責任的做法。 

 

德意志汞燈的文章:

戰鬥的民主

「民主能夠理解甚至接納各種價值與討論,但仍有其欲堅持、捍衛的價值存在。這份寬容來自于她堅持的價值,同時也是她的命脈:自由、平等、博愛。這些傳承自法國大革命的哲學、政治價值,換成法學術語,就是「人之尊嚴」與「普世人權」,套入到憲法,就是「自由民主基本秩序」。而這些價值,就是她謙抑的額度,寬容 的底線。若人踩著了這條底線,想要利用她的寬容來扼殺她自身,民主將毫不猶豫進行反撲。因此,民主絕不是價值中立的(wertfrei),而是戰鬥的。

網路艦長日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