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Imitation Game 模仿遊戲

turing test   via 這裡

Morten Tyldum 摩頓.帝敦2015年導演  Graham Moore 葛拉罕.摩爾編劇

改編Andrew Hodges 安德魯.哈吉斯《Alan Turing: The Enigma》的傳記電影

Benedict Cumberbatch 班乃迪克康柏拜區  Keira Knightley 琦拉奈特利

Matthew Goode 馬修古迪  Mark Strong 馬克史壯

Rory Kinnear 羅里.金尼爾  Charles Dance 查爾斯.丹斯主演

 

模仿遊戲》是部描述解碼的電影。之所以需要解碼,是因為密碼存在,《模仿遊戲》毫無加密,很直白闡述給觀眾的概念是,大至世界戰爭的獨家機密,小至每天的生活對話,都是密碼,也都沒那麼容易解碼。整部《模仿遊戲》想表達的理念,也如同密碼一般,只是每個人解出來的翻譯可能不太一樣。

 

要破解《模仿遊戲》的密碼,金鑰也許正藏在電影的標題,它出自圖靈1950年的論文《Computing Machinery and Intelligence》的第一部分「The Imitation Game(模仿遊戲)」,這將衍生成後來赫赫有名的圖靈測試(Turing test),也是圖靈最知名的成就。圖靈測試的目的,是希望能分辨受測對象是人或機器,而貫穿整部電影,圖靈與警探在偵訊室的對話,正是一場真實人生的模仿遊戲。

圖靈的論文《Computing Machinery and Intelligence》

图灵测试,测的到底是什么?

 

模仿遊戲》的劇情與史實差異不小,現實中的圖靈沒那麼不解人意,他是破解Enigma 關鍵的一員,但整個團隊有好幾千人,他的解碼工作比電影描述的愉快許多,貢獻也沒那麼大。不過觀眾大可把這個故事當作導演及編劇,透過劇中警探和圖靈的對話,與觀眾進行的一場模仿遊戲,畢竟整部電影多半都是圖靈的口述歷史,而這場偵訊也從未發生,一切都是虛構,只有電影想傳達的概念為真。

ENIGMA 诞生、发展、破译

 

 

模仿遊戲》想表達什麼?這場虛擬偵訊最後,圖靈講完他的事跡,他問警探:「現在你覺得我是機器(machine)、人類(human)、戰爭英雄(war hero),還是罪犯(criminal)?」,警探回答:「我不是那個能回答的人」,圖靈表示:「那麼你對我一點用都沒有」。警探扮演的正是觀眾的角色,觀眾與警探一樣,都聽圖靈口述了他的(或是導演與編劇的)故事,電影想表達的,正是希望觀眾回答的這個問題:圖靈是什麼?

 

假如看完電影,對這個問題沒有自己的看法,那麼也就是圖靈所言「一點用都沒有」;電影則提出4個選項:圖靈不近人情的那面有機器的特色,卻也展現出人性的掙扎,解碼成功的專家當然是戰爭英雄,但身為同性戀還是罪犯。電影有意強調「戰爭英雄」與「罪犯」兩個角色,畢竟救人無數的國家英雄,與判刑的更生人反差實在很大,時至今日,戰爭英雄還是戰爭英雄,同性戀卻早已除罪,藉由兩者對照,更能突顯時代的荒謬。

電腦科學之父圖靈 英女王赦免其「同性罪名」

 

圖靈直到最近他的罪行才被赦免,卻是出於他偉大貢獻的特赦,而非同性戀犯罪的除罪。事實上這方面的「轉型正義」一向難搞,例如納粹時代的白玫瑰事件,許多人因為相當可笑的理由被判死刑,除罪卻也費了好一番功夫,畢竟在道德上除罪容易,明文宣判的法律要事後除罪,即使如白玫瑰這種極端的例子也不簡單。雖然過去無法改變,我們至少可以避免未來繼續犯錯。

道別就像死去一點點, 而我不想死去

 

演繹劇情上,《模仿遊戲》透過蒙太奇讓三條時間線交錯進行,主線是圖靈第二次世界大戰破解德軍密碼機,配上未成年時與好友克里斯多福求學,以及戰後十年碰上麻煩的兩條副線。好的蒙太奇可以發揮1+1+1>3的效果,例如同樣是三線交錯的《The Hours 時時刻刻》(我指的是小說,我只看過小說),三線交織的力量比起單看任一條更加動人,可惜《模仿遊戲》的加成效果不是很明顯,不過至少不會干擾劇情,沒有失分。

 

為了簡化與聚焦主軸,也可能是預算限制,電影把本來幾千人的解碼團隊,縮編成一個復仇者聯盟規模,由圖靈隊長帶領的精英小隊。所有角色都以此塑造的很符合大眾刻板印象,像是本來互看不順眼,後來卻義氣相挺的神隊友;愛扯後腿的豬隊友上司;超乎表面之上的神秘助拳人;與和也被改得很科學怪人的圖靈,作為對照的女科學怪人瓊安。

 

這種改編雖然不合史實,卻讓劇情更容易為大眾接受,電影也成功創造出幾個動人心弦之處,像是蘇聯間諜造成的人際糾葛;小隊長久挫折後終於破解密碼的愉悅;解開密碼後扮演上帝決定生死的掙扎;瓊安與圖靈的真情對話;以及克里斯多福與小圖靈的純潔友情。

 

本片出現3次,克里斯多福對小圖靈、圖靈對瓊安、瓊安對圖靈各講一次,每次都其意義的關鍵台詞:「有時候只有沒人能理解的人,才有辦法做出沒人能想像的事(Sometimes it is the people who no one imagines anything of who do the things that no one can imagine.)」,想必撫慰了許多不被他人理解的崇高心靈。只是電影要是真的拍成沒人能理解,這電影也就白拍了,這應該也是電影不照史實,大幅改編的原因。

 

假如大家看完《模仿遊戲》這個虛構的圖靈故事,能夠有機會想想圖靈是什麼,深思這個故事對你的意義,也就超越了那些機械化死板思考的人,不會愧對同時是機器、人類、戰爭英雄,與罪犯的圖靈了。

 

4星評鑑法:《模仿遊戲》給予2星,75分。

 

這個文介紹比較多「模仿遊戲」:

何謂「模仿遊戲」?圖靈如何為電腦的心靈辯護?

這個文提到圖靈先生對認知心理學的重要影響:

這裡

 

模仿遊戲編劇訪問1

模仿遊戲》編劇訪問2 

來首歌:

Hozier - Take Me To Church - YouTube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重重雷區的網路艦長日誌

網路艦長日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Lizzy
  • 不好意思~~ 我剛剛把你在我格上留的言不小心按到spam了...正在請客服處理中,處理好再跟你說,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跪)
  • Lizzy
  • 好的處理完了,沒問題了~
  • 哈哈哈完全沒注意到

    網路艦長日誌 於 2015/03/16 23:2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