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想把這3段詩拿出來 3個不同時代詩人的代表作  主題都是同一個

橋上的人  

 

等年老摧毀了我們這一代 那時

你將仍然是人類的朋友 並且

會遇到另一些哀愁 你會對人說 :

“美即是真 真即是美”-這就是

你們在世上所知道 該知道的一切

 

出自濟慈Keats的“希臘古甕頌” 他最有名的名詩和名句 1819年作

 

 

我為美而死-還尚未

適應在墓中

有一位為真理而死者 被放在

隔壁房間-

 

他輕輕地“為何而死”?

“為美” 我回答-

“而我-為真-它們是一道

我們是兄弟” 他說

 

於是 如親人 相見在夜裡-

隔著房間交談-

直到青苔長到我們唇上-

與淹沒了-我們的名字-

 

這是美國知名宅女詩人Dickinson狄金生的“我為美而死” 1860年附近寫的

 

 

在這關頭很難不有些看法

這張畫作絕非一派天真

時間在此遭到攔截

法則不再有參考價值

時間對事件發展的影響力遭到解除

時間遭受忽視 受到侮辱

因為一名叛徒

一個歌川廣重

(一個人類 順帶一提

已故多年 死得其時)

時間失足躺下

 

你能說這不過是個不足稱道的惡作劇

只有兩三個星系規模的玩笑

但為求周全 我們

還是補足最後的短評:

 

數個世代以來 推崇此畫

陶醉感動

一直被視為合情合理之舉

 

但有些人並不因此滿足

他們進一步聽見雨水濺灑

感到冰冷雨滴落上他們頸背

注視橋與橋上的人們

彷彿見到自己也在上頭

加入同樣沒有終點的賽跑

穿越同樣永無止盡無法跑完的距離

並且有勇氣相信

這的確如此

 

 

辛波斯卡Szymborska可能是最好的作品 1986作的“橋上的人們”  這是看到日本畫家歌川廣重1857年的浮世繪“驟雨中的箸橋”   有感而發的詩作 畫面是突然下起大雨 一群人跑過橋避雨 如上圖  出自“名所江戶百景” 畫面引用網址如下

 

http://www.hgjh.hlc.edu.tw/~chenli/szympoem.htm#橋上的人們

 

全部講的都是“瞬間”和“永恆” 其實“美”和“真”(經驗)可以一體  瞬間和永恆也能是一體 瞬間可以是永恆 永恆是由一個個的瞬間組成  美是最真的 而真的 在經歷過後 也是美的

 

這種東西最好不要講的太清楚 只能自己意會 不然  再把這個放在最後……

 

這一切都變成這小孩的一部分

他日復一日往前去

現在 他走去

而且將永遠往前走去

日復一日往前走去

 

Whitman惠特曼的“有個小孩向前走” 其實意境和前3者共通

    網路艦長日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